这是一篇我最近的自身故事,我想把它写出来,给那些和我一样迷茫且孤独的人一丝丝微光和希望。

算算日子在家已经待了两个多月,这两个多月很突然也过的很随意,少了很多约束的时间和生活方式,日子过得平平淡淡。

人心都是贪婪的,对现有的生活不满足,对发生的变数不面对。

如果问我这一年的成就,大概就是既做了贡献,体重也算对得起餐桌上的鸡鸭鱼肉。

每天十一点起床,这一起永远只有十一点和十二点的区别,生活早已没有规律,就现在的我来说,大概就是当代恶臭女大学生的典范吧。

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学习的动力,没有任何生活着的激情,那段时间我尝尝会想,我是抑郁了吧。好在只是想象。

后来的某一天我看到朋友圈里,我的舞蹈启蒙老师发了一张图片,大致意思是三天后舞蹈大师亲临舞蹈班,教授jazz和swag,机会难得有意向就联系。

我报了名,然后再没有关注,甚至现在想想我都觉得自己不自量力。

直到上课的前一晚上课队员建群,我再怎么都睡不着了。一起上课的队友都是:以年为单位的学舞时间,以代课老师为基础。

从19年8月20号到现在时隔八九个月没有跳舞的我,再一次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却从来没有像那天一样自卑又慌张。

在这个班里,我的基础是最差的,身材是最小最不标准的,其实远远一看,很少有人会觉得我是跳舞的。

那天已经很晚了,我给我的舞蹈老师发微信告诉她,我害怕了。

她对我说“孩子,我要告诉你,真正上大师课的意义。是为了短时间提高自己,不是攀比他人,是为了见世面,才能知道跳得好是什么样子,是为了了解跳舞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后来就这样和这些大神们一起上完两节大师课,这是我第一次明白舞蹈的差距。

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过剧烈运动,每天走过最远的距离是从家里到楼下的垃圾桶,甚至还是乘坐电梯。

突然高强度体能的持续消耗,真的太累了。所以那天下了课回来的我,在床上硬生生躺满了两天。

“瘫痪”在床上的这两天我突然想明白了,其实哪有那么多天赋异禀,更多优秀的人都在孤独地翻山越岭。要知道,最终使你脱颖而出的不是天赋异禀,而是专注和持之以恒。

因为上大学只有假期才回家的原因,每次只能集训一个假期,下课不复习,回家不苦练基本功。所以和那时一个起点的同学早已经是天壤之别。而现实从不说谎,台上三分钟其实都是十年功。

后来我开始连续上课,开始回家复习,开始苦练舞蹈基本功,开始像老师说的那样,利用碎片时间,或进行脑海回忆或进行肢体实践。把脑容量上升到肌肉记忆。

昨天是我的第三节课,我没有再挨骂了。我用了三节课的时间找回了那时刚开始的热情和状态。

你看啊,表面上说就是三节课,可实际上背后花掉的时间我从没细数。因为数不清也道不尽。

我很幸运三年前我的选择是正确的,也许就注定了这条路要一个人一路走到底吧,有的路别人是陪不了你的,成长中最好的陪伴只有一个自己。

你在人群中看到的每一个耀眼的女孩,都是踩着刀尖过来的。你如履平地般地舒适坦然,当然不配拥有任何光芒。

所以后来你的每一天都要比前一天更努力,那些被人嘲笑的梦想才有实现的意义。

来路不由己,来日尚可期。真心和坚持最终都会把我们引到该去的地方。

女孩儿,你只管善良,剩下的老天自有衡量,我们更高处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