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是一个重度低头一族。不管我在干什么都会抱着一个手机。不管这件事的轻重缓急,只要我能空出一只手我一定会拿着手机。

  没有朋友,感觉到孤独。只要能抱着手机就感觉自己远离了孤独。太多的事情没有完成,感觉自己一无是处。只要抱着手机就感觉自己于世独立,再也不用理会俗世的烦恼。

  我没有妨碍任何人,我的世界只与手机为伴。谁又能说什么呢?

  就因为我一直带着这样的想法,每天一起床就抱着手机在那里点着划着,即使中途去上厕所也要带着我的手机。手机已经成了我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手机能阻止无聊,但它也阻止了无聊的乐趣。手机让我逃避了空虚,但空虚依然还在。每当我放下手机,无边的空虚就会把我吞没,只有在凌晨时分我已经将近入睡的时候才敢放下它。我就如同一个饮鸩止渴的人。我知道手机是造成我空虚的源泉,但我真的无法放下它。《单独中的洞见2》里曾说过:“死亡是浓缩、强烈的空虚,空虚是稀释了的死亡。”我在想如果我最后没有放下手机,空虚最后会不会浓缩成死亡?

  我最终下定了决心放下手机。那是一个无风的下午。我相处了多年的女朋友离开了。她说我的身上看不到希望,充满了腐朽的气息。我知道这些都是手机带给我的。我与她相识于我还未拥有手机的时候。她曾经说我富有创造力,无论多大的困难我总是能想到办法解决。但在那个下午什么也没了。都是因为手机,我恨透了它。

  我决心戒掉它,我放下了手机关了机拆了电池。拿起已经尘封的书籍。整整坐了一上午。初时我还能看的进一些文字,但很快我就感觉头晕目眩,书上的字一个也进不了脑海。我忍耐着,我咬紧牙继续看着书。我感觉我的呼吸变得急促。我用尽全力地扩充着我的肺部,渴望能得到更多的新鲜空气。手臂上的青筋也因为太过用力而一条条狰狞地暴露着。终于,随着“啪”的一声。我把书扔在了地上。用最快的速度熟悉地装好手机电池开机。打开贴吧论坛微博……我就如同一个瘾君子在毒瘾发作的最紧要关头得到了满足。

我曾经看到一个关于瘾君子的描述:吸毒者四体不勤、脸色苍白,毒瘾发作时打呵欠,流鼻涕,如果此时得不到毒品,进而发展至烦躁不安、大喊大叫、甚至于歇斯底里、精神异常,而且吸毒者身体对毒品的依赖性不断增强。感觉自己当时跟他们并没有任何区别。

  既然以静不能戒掉手机,那我便以动来戒掉它。每当我在非必要的时间里想要拿起手机,我便会冲出家门去附近的跑道跑上几圈。精疲力尽了也就不想玩手机了!我以为我已经得到了胜利,但我错了,手机还是如同跗骨之蛆般跟随着我。当不能随时出去发泄一把的时候,我还是无法抵抗手机的诱惑。

  最后的最后我终于离开了它,我放开我的心胸,走出外面,结交很多新朋友。当跟朋友相谈甚欢的时候,谁又会想起角落的手机?即使朋友不在身边,回想一下曾经一起谈论过的话题也比手机有趣多了!当和朋友们一起谈笑风生时,感觉手机上的东西如此虚幻,一碰便碎。从此我便真正的戒掉了手机瘾。

  其实,我知道手机其实并没有错。它只不过是死物而已。错的是我自己。

每个人都会有一段异常艰难的时光,挺过去,人生豁然开朗,挺不过去,时间会教你与困难握手言和,不必害怕。现实有时给你耳光,请记得不屈服地抵抗——《我们都一样,年轻又彷徨》

  加油!愿你也能拥抱美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