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下班打卡一样,我机械性地踩刹车、拉手刹、挂档,一气呵成,然后一脚油门冲出停车场,走在A市最美的大桥上,追赶着那抹稍纵即逝的夕阳,车载音响突然响起那首《北京东路的日子》,我猛地想起,已经毕业快两年了。。。

而回顾自身,好像已经没有两年前那个信誓旦旦的少年,对未知那种无畏的冲动了,只有那首《北京东路的日子》还能让我心中微微一颤。

2014年,一个懵懂无知、自卑失落的少年走入了大学的校园,我蓬头垢面、老土不堪,像极了农村里头刚进城的孩子,事实上我就是。与所有狗血青春剧一样,我与当年喜欢的女生高考分数差了100多分,不同的是,我没有勇气复读,更谈不上豪横地流窜社会,只能蔫着头皮选择接受,唯一仅剩应该只有一位少年的自尊心,妄想着通过在大学的改变赶上她的步伐,于是我怀着满腔热血扎进了大学的每个角落,学生会、各种比赛、和一个修电脑的社团(图),而这样看似有冲劲、有想法的我,竟然深得学长学姐们的喜欢。

当然,我这种歇斯底里的改变,似乎也一洗之前的面貌,没错,我和那个喜欢的女孩分手了,原因是我变了,变得不像从前了,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是青春对你的“弹指一笑”,剩下的也就是一笑了,不过我却慢慢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学生会、社团、各项比赛好像是爱上了我,但我要说的是,《北京东路的日子》只垂怜了社团,不过不是北京东路,而是xx,《xx的日子》便是这社团的会歌。接下来介绍的,就是一段建议所有大学生都可经历的片段了,像所有大一新生一样,下课后,背着书包、拿着传单、吼着嗓子,站在展板后面“花枝招展”(图)的样子了,逢人便一顿劈头盖脸的推销活动,那劲头,远比你若干年后在某公司上的发言要更有力,毫无疑问,我是最出彩的那个,农村出来的孩子,会为别人着想,也不会得罪人,比起大城市的孩子,少了分魅力和个性,却多了分“迷之沉稳”,而这些,对于并不成熟的大学社团来说,无疑是值得重托的苗子,不过有趣的是,这社团是修电脑的,而我换个系统、装个office2010什么的,也是手到擒来。

6年前,多数学生都只有一台低配的华硕或者联想电脑,这就意味着很容易我们社团的市场很大。而对我们来说,女生电脑出问题的次数,将直接影响你与她们搭讪的机会,想一想,一个热气腾腾的少年,奋不顾身冲进女生宿舍,认真地为她修电脑的样子,值得每一个准女友对你的心动,当然,一瓶营养快线或者一杯柠檬水,还有女孩们眼睛里透露出的崇拜,也是必不可少的,而我现在的未婚妻就与此事有直接的联系,这里就先不细说了。

所以在大学里,你有一项大多女孩不会的一技之长,远比如今,你爸妈拿着你的照片在“钉钉角”为你拼命找对象那样,更为简单而有用。

自然而然,我们社团、我,也就成了学校里小有名气的人物,然后我才知道,好像最有价值的,只有若干年后,与老同学叙旧吹牛逼的资本。没有悬念,大二我成了该社团的会长,一下子到了人生巅峰,说实话,那些不痛不痒的事情真的没有什么好吹嘘的。倒是最后几个聚在一起喝酒的社团哥们蛮有意思。

每个月至少约一次的酒局,说一小事,当年我和一哥们踩在KTV的马桶上,悬在隔板门上,抱头大哭,至于原因,也只是当会长没能顾及到他的感受罢了,虽然有些无稽之谈,但却值得我们痛声哭泣,后来我知道了,原来这就是《xx的日子》,那颗青春稚嫩的种子当时已经种下了,再给它浇上“牛栏山加健力宝”的酒,和一起翻墙喊麦的记忆,让它开始了野蛮生长。

而这样“社会”的做法,也练就了我现在的酒品和酒量,还有——急性肠胃炎。

以至于后来我到了著名的娱乐都会——马栏山(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等节目基地)时,都不禁诗性大发:“马栏山,牛栏山,虽风马牛不相及,至此处却如神交。(图)”,荒唐、有趣,而毕业后,我发现这帮人却永远也聚不齐了,也不纯粹了。别无风味,但求留念,对于像我这种“群居动物”而言,越长大你越发现,回想起来,你所热衷的酒局、牌局、饭局,除了利益,回忆的空间真的不多了,所以若你有,请珍惜,若没有,可借鉴。

受学弟学妹敬仰、爱戴,当时初心智不成熟的我,毫无疑问膨胀了,不过与其他纨绔子弟不同,我的膨胀仍旧不得罪人,却让我变得冲动,大学里过于“社会化”的作派,让我强烈憧憬外面的世界,甚至急于摆脱学生的身份,作为一名新闻学专业的学生,我开始到报社实习、到某节目实习,直至2017年下半,也就是大四上半期,我便与某公司签了一年的劳动合同,作为一名尚未毕业的学生,我宛如又收到了当时来自学长学姐的爱戴,开始拼命干活,想着应该能像在社团一样干出一番天地,于是我抛弃了大学时期最后的一段时光,火力全开地为人生奋斗,结局显而易见,并没有泛起波澜。小公司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我身上也没发生奇迹,而在这个小公司也磨掉了我毕业后最大的热情,也不知是被安于现状忘却了自我,还是想着再坚持一下就是胜利,结果就是我白白地浪费了一年半的大好时光。在一个三线的城市里4000块一个月拿了一年半,现在想想,我好像是花了4万买了大学的最后一年,和一次珍贵的冲动,忒不值当。

现在想想,冲动真的很重要,没有冲动,你会躺在床上永无止境地刷抖音、你会像个车轮一样,365天都在重复同样的日子,比机器还机器,机器至少还有马达,而你的心脏也未必能带动你的四肢。

换了工作后,我的工资基本上仍旧没有变,如今房贷车贷,还将面临婚姻生子,身心疲倦、束手无策,所以当《北京东路的日子》里响起“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时,我似乎听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一抹冲动,虽然它像夕阳一样,转瞬即逝,但仍旧美好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