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的少年,他会做梦,而且还不以向他人坦言梦中之事为耻。终日以与狐朋狗友胡言着自己梦中那些天马行空之事为乐。他会做梦,他的梦里有着自己拿到名牌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欢喜连天,他的梦里有着自己与喜欢的女孩子在一起之后的言笑晏晏,他的梦里有着自己成为了众人追捧的公众号作者,他曾有过很多很多的梦。

两年前的少年,他还是会做梦,虽然之前的很多梦早已在现实面前变得支离破碎。他高考失利了,成绩只堪堪过了一本线几分。他被喜欢的女孩子拒绝了,她对他说他们之间更适合做朋友而非情侣。唯一支撑着他梦境的,只剩下了他在喜欢的乐队贴吧中创作的那些歌曲评析,那时候贴吧里的朋友们都很捧他,他写的文章有着足够让他欣喜的阅读量,然而那年暑假,乐队主唱自缢了。他突然觉得自己没法再写下去了,他的梦彻底碎了,碎得彻底。

他带着破碎的梦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大学。他觉得自卑,他认为自己热爱的东西背叛了他,一边却又是那么的不甘心,那么的对写作饥渴难耐。也许是出于自我保护一般,即使左胸的梦已经破碎不堪却仍然选择以骄纵来掩盖自己的失败。他来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校园里四处寻找一个可以让他释放宣泄积攒的快要爆炸的创作欲望的地方。于是少年选择加入了远航记者站。

第一次见到少年时,面试他的人都觉得这是一个无比张扬骄横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猖狂的家伙。就因为他这骄纵的性格,他甚至差点与这个让他重拾旧梦的地方无缘。交报名表的当天,在摊点处的时候,少年就毫不掩饰的展现出了他的骄纵,拿着随意填写的报名表,和学长大言不惭的说出自己要求免试直接加入的大话,幸而当时的部长看到了少年张扬的表象之下的一些闪光处,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选择将他留下。

入站后,老部长教给少年的第一课便是学会收敛且尊重欣赏他人。少年自己独自一人完成的一整篇推送,从文案立意到排版风格等等,都被批的体无完肤。而反观那些曾被自己所瞧不起的家伙们一同努力做出的推送反而得到了夸奖与鼓励。

自那以后,大家开始发现少年似乎变得不太一样了,他似乎并没有之前看起来的那么傲慢,他似乎的确能够写出一些有灵气的东西。少年也很开心,因为在这里他不但找回了曾经自己热爱的东西,且有人愿意为为他的作品喝彩,他还收获了的一群大学生活中最早的好朋友们。

如今的少年还是无比热爱着做梦,即使曾经的梦想都支离破碎了,但是他还是在努力尝试与自己的伙伴们一同去找寻着那些碎片,他始终相信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将那些破碎的东西给重新圆回。

少年未能够跨越山海,但幸而在山海这头遇见了三五好友。

少年无能以仗剑屠龙,但幸而手掌尚且有力偶能执笔生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