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时候,我觉得孤单是件很酷的事,长大以后,我觉得孤单是件很凄凉的事,现在,我觉得孤单不是一件事,至少努力不让它成为一件事。

以前一个朋友写过一首诗,叫(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一个人就要像一支队伍,对着自己的头脑和心灵招兵买马,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我想自己终究是幸运的,不仅仅因为那些外在的所得,而且因为我好挺结实的,总是被打得七零八落,但总能在上帝它老人家数到“九”之前重新站起来,在眼前那个大海时还是会一样兴奋,欢天喜地的跳进去,在辽阔的世界面前,一个人有多谦卑,就会有多快乐,当罗素说知识,爱,同情心,是他生活的动力时,我觉得可以和这个老家伙称兄道弟。

因为这种幸运,我原谅自己经受的挫折,孤单,原谅自己的敏感,焦虑和神经质,原谅上帝它老人家让x不喜欢我,让我不喜欢y,让那么多人长得比我美,比我智慧,原谅塔让我变老变胖,因为它把世界上最好的品质给了我,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