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人民教师某方面上可以大致分为两种。一是止步于考纲知识只给学生讲题的老师;另一种就是投入自己的真实的情感,不仅讲题还教学生做人的老师。前者几乎从未因学生的过失而大发雷霆,但后者却经常恨铁不成钢地叨叨念。大概吧前者类似于科任,后者像极了班主任。

您的困惑大概就是鲁迅同学弃医从文的本质原因。

科学似乎揭开了世界的面纱,但淡化了对人心性的了解。理工类在部分人眼里似乎可以在社会上谋求到更多的生存机会,因为它对于客观世界有实实在在的用处,无可辩驳。哲学历史文学会被部分人列入人生选项黑名单,部分原因可能是它们不能十分迅速的将才华立马兑现,快速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但文史可以修身养性彻悟人生所有人都明白道理,但仅有小部分人才能领悟到其中的真谛。

但高中似乎就只能为了高考,功利地提升分数而难以顾及其他。不过这当然没有错。

今年六月轮到我高考了,不得不说高考给我带来的压力让我无暇顾及其他,眼前只有分数。这很功利,在以前的我看来很可笑,但我还是陷入了泥沼,这或许就是生而为人的不如意吧。

那么大概我教育理想是想让自己带的学生内外兼修。

但是现在已经不太容易了,时间也不允许。时间就是这么残酷吧。

现在担忧若干年后的事情是有挺长远眼界和人生理想的人才会担忧的,我个人认为是一件好事情。

希望若干年后的自己和正在看这些文字的你,有能力让自己不被世俗所迷惑,有能力做到两袖清风,逍遥自在。做的事情都让自己觉得不负世间走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