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工作,我也养得起你。这是在疫情缓和期间公司通知复工后妈妈对我说的话。

97年已经二十三岁的我,听到这句话瞬间羞愧的无地自容,毕业后,进入社会两年,转过了两个城市,终于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可是现在的我,万万对不起妈妈的这句话的。

疫情即将过去了,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工作的城市,我不敢想妈妈的话,我怕有退路。在“混不好就回家继承家业”的梗下,又有多少混不好就只能回家和家里介绍的相亲对象结婚的呢,承认自己混的差不难,难得是我不得不能承认我需要有一个依靠,我得承认终究还是怕孤独,怕另类,怕一切世俗眼光。生活充满着不确定,只是我唯一确定的就是我不能退,在很多难眠的夜晚,往往都在质疑着自己的决定,都在后悔着很多事情,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前晚的一切却都已过去,能把握的也就是醒后睁眼后的每一秒。

月亮不会奔你而来,星星也不会,但,我会。在心里的星星月亮都陨落后,也就只剩自己给自己光亮了,在我成长为这样的我之前,一直自认为是比较成功的作品,直到经历被拒绝,被排斥,让人失望,被生活打磨光滑后,蜕变成更适合生存的模式。

过程艰难,结果往往也会出人意料,我真的希望我变了,可是只有我知道,我只是变得会伪装,把真实隐藏在最深得心底,偶尔拿出来晒晒,然后再铺回去,这就是一个成年人最深的无奈和最好的生活方式。

在现实生活中真实的展现自己很难,刚巧找到了这里分享心里的真实,难免有些词不达意,即使隐藏自己是生活中很好的一个技能,能展现真实的自己的时候并不多,也希望能开心,能快乐,能幸福,无论是以什么样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