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4日的午后,阳光虽然和煦,室外的天气仍有些清冷。坐在轮椅上,老代16天来第一次走出了市传染病医院隔离病房。

  作为市里第五批、同时也是全省最危重的一例新冠肺炎治愈患者,过去的半个多月,老代曾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最终在国家、省、市医疗专家组的协同救治下,奇迹般地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面对记者和镜头,他使劲挥着手,嘴里不断重复着:“感谢我们的党,感谢白衣天使,把我抢救了回来……”

  一家三口相继患病

  老代,57岁,张市人。

  春节前,他与老伴儿随儿子一同赴泰国旅游。1月16日从深圳转机到北京,三天后又拼中巴车返回家中。此时,武汉等地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消息已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

  “从没想到自己也会得上这种病。”老代说。1月23日,他开始出现明显的咳嗽、乏力等情况;27日,自己、老伴儿和儿子相继开始发烧。一家人打车来到第二医院,后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开始隔离治疗。

  转入市传染病医院时,是1月29日晚23点18分。此时老代已出现呼吸困难,测咽拭子病毒核酸检测阳性,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

  随后,老伴儿、儿子也相继确诊。只不过,老伴儿、儿子被送进了隔离病房,老代却被推进了抢救室……

  经省、市医疗专家组确认,老代是我省最危重的新冠肺炎病例。

  与死神的博弈

  “血氧饱和度68,氧合39.3,立即高流量吸氧……”

  1月31日凌晨,市传染病医院抢救室内仍然灯火通明。此时,对老代的抢救已经进行了整整24小时。

  双眼紧盯着仪器上的指数,我市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重症专家组组长李医生发出了一连串指令。

  正常情况下,氧和压低于60便可被认定为呼吸衰竭,但此刻,仪器上的指数仍在下降。

  “高流量吸氧加到10升。再加!”

  “准备气管插管……”

  “上纯氧。”李医生的额头上已经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

  “血氧饱和度还是不到90。主任,怎么办?”所有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如果氧合还是无法迅速提升,很可能出现心、肾、肝、脑等多器官功能衰竭。

  市医疗专家组迅速向省专家组报告情况。“我们马上派人过去,准备启动ECMO(体外人工膜肺)治疗。”国家卫健委也委派清华长庚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许主任赶赴现场指导抢救。

  不论如何,抢救一刻也不能停。在气管插管后呼吸机支持治疗的基础上,专家组及时调整了治疗方案。肺保护性充气策略辅助肺复张、维持水电解质酸碱平衡、器官系统保护、营养支持及中医中药治疗,加上连续三天18小时的连续俯卧位机械通气及适度给予镇痛镇静……

  经过连续三天的紧张抢救,老代终于熬过了最危险的时刻!

  “这次生病,让我学会了感恩”

  2月10日,病后第十二天,老代被拔出气管插管,改鼻导管吸氧;

  11日,老代睁开了眼睛,精神也好了许多,开始下地活动;

  12日,经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救治核心专家组评估,老代的儿子符合治愈出院标准,走出了隔离病房。

  听到消息,老代的嘴角一翘,笑了。

  当天,他和老伴又进行了一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第二天,还是阴性……

  离开病房的时刻,老代感叹道:“最危险的时刻,是医生让我坚定了必胜的信心,也让我学会了感恩。”

  登上回家的汽车,老代一次次向医护们挥手,他说,相信在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在所有白衣天使的共同努力下,这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战役一定能取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