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高考的号角再次响起,才发现自己已经大学毕业一年了,回想起高中对自己的要求,希望能够在大学提升自己,至少能够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可从大四到毕业的一年,我东奔西跑,落下的是一身的浮躁气息,直到面试一次次失败,别人问起自己优点时的鸦雀无声,才发现自己真的毫无竞争力。究其缘由浮躁是最根本。

刚上大学的半年,我斗志昂扬,每天早起锻炼、认真上课、参加社团。可到了下半年,同学玩的游戏,朋友的邀请、懒觉无不吸引着我,慢慢的接受了大学就是来玩乐的荒唐理念,于是接下来是习惯上的改变,做事3分钟的热度,逃避责任等一系列问题至今困扰着我,毕业之前2个月就放弃的法考;工作三个月,因为忍受不了领导的责骂而离职;后面想边轻松工作边考公务员,却把时间花在游戏上,最后失败而告终的国考。这些都是失败而没有多大的收获。疫情的意外来临,也许帮我认清了方向。

武汉疫情有所缓解后,和大学室友小王聚了一下。大学四年同寝室的就他最踏实,认认真真的完成了学业,毕业之后参加法考一次性过,后面去了律所实习。一年的基础积累让他有了收获,和自己的团队关系相处融洽,有待自己很好的师傅,也讲到对行业的认识和以后的计划,与公司、同事有着共同的记忆与故事。而我只拥有几个公司苍白的短短经历,面对同事,没有深入交谈。这一年的时间似乎是虚无缥缈的。

在毕业的一年,自己以为的是这不适合我,希望得到更好的更适合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这想法本身没有错,可是越过了某个界限,并不见得是好事。曾经看到一篇关于写日本工厂的文章,其中写到日本工厂大多是存在很久的,而且他们每一个厂专精于一个领域,追求的是质量、稳定的市场以及发展,不会盲目扩张。看似小小的厂,做的是世界级的产品。我想,正是他们那种对于细小部件追求精致,才能让他们的生命力变得如此长久。

父母没什么文化,为了我的学业顺利完成,他们和很多人一样成为了各个工地奔忙的人。我曾很想不通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像别人一样学做点生意?自己轻松,还能体面一点。可当有一次和爸妈外出,经过某些地段时,他们提到某些工程他们有参与,讲到他们在这里的经历,所流露的并不是感叹工作的苦,而是参与建设的自豪和与其他工人的情宜。正是由于这么多的农民工,才有那一座座桥梁、一栋栋建筑的拔地而起,才让那些工程图纸变成可见的宏伟建筑。

当我看到古文《南村辍耕录》说:“一事精致,便能动人,亦其专心致志而然。”让我恍然大悟。我是个对自己严格要求的人,希望把各种事情办得完美,可这世界本身就不完美,改变世界得有多难。以至于自己忙碌到没有头绪,最后迷失在这虚假努力的丛林里。也许我们可以变得更好,但是把一件事做精致,这样的观念和态度,理念和坚持,可能朴素,可能不那么激励人,或让人激动,但可能更为人所接受,生命力更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