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2月26,一样是很无聊的一天,我期盼着上学的一天。这个寒假越放越长,都快要赶上暑假了。

我现在单曲循环着温岚的《夏天的风》,思绪飘远,回想着在家里发生的不愉快。

今天中午吃饭莫名奇妙得被我妹怼了。事情是这样,她反复用筷子蘸盘子里剩下的南瓜碎。我看到这般情景:把剩下的倒进你的碗里不行吗?

浦一听到这番话,立马抬头看向我,你让我吃南瓜水干嘛?!!!你说啊!!!这时爸爸出来打圆场:你不要,我吃。说着把剩下的一点点南瓜碎倒在饭碗拌着饭吃了起来。

我无语地看着她,我说错什么了,我又不是嘲讽。自己说是南瓜水,又反反复复地用筷子蘸着送到嘴里,真的是莫名其妙。就像她自己跟我说的“我发现我在家,脾气好暴躁”

我的爸妈最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讨论问题,经常吵起来,双方态度都有问题,每每这时,我们这些小孩子都默不作声,安静地扒拉碗里的饭。

现在想想,很多人在家里受到原生家庭的影响真的很大,我的妹妹中午怼我时像极了平时爸妈拌嘴时的语气,生气的点我也get不到。真的是委屈又烦躁,嘴上没理会她,内心早已风起云涌。

想起初中,开班会老师说,我星期天去买菜遇到某某(班里的副班)的家长,就聊了起来,得知某某在家里跟在学校完全不一样。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家长跟自己的同学是不一样的存在。

就像我的妹妹受原生家庭的影响,她自身都意识到不一样。现在每晚吃饭,老爸最喜欢问的是,什么时候开学啊?学校还没有通知吗

母上大人则担心开学没口罩怎么办···

我则希望快点一切快点回归正常的轨道。

写到最后,一边单曲循坏《夏天的风》,一边感受温度带来的感觉,恍惚间好像置身于夏天了。今天是庚子鼠年二月二十六距离这个月结束还有三天。

想回到学校,每每心情不好我可以自己下课后去操场慢跑,也可拉上小伙伴在操场一圈一圈地走,聊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或是吐槽自己遇到的奇葩事,很快便能听到少女的嬉笑声。

写到这里天色微微暗沉了下去,室内的窗帘被风吹的刺啦作响,有点像想下雨的前兆,日常祈祷这一切快快过去。想念一起上学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