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两个月后,美团点评来了消息让我去公司看看,考虑入职事宜,满怀期待和紧张感去了公司,是一件不大的办公室,非常混乱,光线暗淡,约二十来个年轻人分布在间隔不明的工位上,因为工位与工位之间拥挤且没有间隔板,狭小的会议室里小组长在和某员工约谈,声音响亮,内容积极却极其乏味,工位上凌乱不堪,年轻员工们面前摆着各自的笔记本电脑,洋洋洒洒的敲着字,浏览着文件,氛围不能说差,只觉得非常不专业,办公室给我的印象,说实话挺差的。

为了不影响旁人工作,一位疑似主管的年轻男子邀请我到外面的窗户边会谈,他的言语是积极友好的,讲了工作模式和薪资待遇,而我并没有心思记住或思考是否妥当,我知道数分钟后我将永远离开并且不会再回来,我不知道我的决心从什么时候开始确定的,我知道我不适合这里,这里也不合适我,为了避免尴尬,我没有直接拒绝这份工作,交谈完,下楼后,吃过饭,回了家,面试主管发来消息后,我才说明心意,即使疫情让找工作变得困难,但这时候我竟有一种轻松感。

由于晚睡早起的原因,回到家感到很困,但只要思想活跃,睡眠是困难的,很困脑子也不愿意休息,因为事情终究是还没有解决的,睡不下,睡不着,卧室里,室友上班迟到索性直接没去,还在睡,不愿意干涉也不想干涉,甚至把恋人当作室友,总之,感情上的苛刻认知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恋人,然而现实又极难改变,十年的恋人,说散绝不是易事,一是怕散错了,二是这其中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散太难了,人生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一起,分开太难了,如何向对方交代,向双方父母交代,这个社会又不能正视大龄未婚女青年,也有世俗的担心,万一这世上本就没有合适的对象,万一中老年承受不了孤老,万一自己后悔怎么办……

事情总是这么为难,这大概就是生活的真相,但这种窒息的关系肯定是不对的,我不知道对的选择,但这绝不是对。

思考的同时,又有另外一个电话打来,是一家大型企业,做电销的,又有花里胡哨的营销任务,然而试问自己的内心,真的喜欢这些浩浩荡荡的工作吗?答案是否定的,我真的不理解这个社会怎么出来这么多浮躁的工作类型,在我看来这都是一些噪音工作,全是什么抖音运营,快手拍段子,创意搞笑点子文案,这种人工笑料到底有多大的意义,做的人根本不开心,但是招聘网站上就尽是这种嘈杂的工作,向内探索的人文艺术类的很少,有,也是门槛极高,到处是全日制本科硕士研究生,完全不给年轻时犯过错误的人一丝机会,当然这么说是不完全客观的,可能很多人会说,说到底还是你自己不努力,这种话听起来很无奈,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足够的运气和能力在夹缝中找到机会的,大量的销售岗位高呼工作氛围好,都是年轻人,会玩,多金,这类的门槛不高,但是水分高,为什么大部分不愿意相信有许多人并不看重什么团队氛围,什么会玩,能够学到专业的知识,愿意给新人更多机会,这样的条件才吸引人呢?……大概大家都浮躁,总觉得表面的闹哄哄才是健康愉快的工作氛围。

两小时后,想着,室友今天的睡眠足够了,应该有个好心情愿意沟通了吧,再此前已经大半年没有好好和对方说过话了,于是发了精简再精简的文字表达给对方,得到的回复还是,别烦我……请问,人类的沟通已经困难到这个地步了吗?也罢,好的态度让人无法果断,而坏的态度,让人果断,下周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