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患有甲亢的患者,今年大一。了解这个病的人都知道,甲亢一般是中年妇女才会有的,我的青春才刚开始,就被告急了。我得甲亢也不是没有迹象可寻的。高考前,每周六日回家我都会和自己的家人生气。我知道这很不好,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那团燥火。我和我的姐姐吵了很多架,每次都是我姐姐迁就我才可能停止吵架。每周回家前,我都在想:我这次不能再和姐姐闹脾气了,然而到了和我姐姐相处的时候,我就会没有理由的来气,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6月8号高考完,我以为我能释放压力,我以为我不会再和姐姐闹脾气,可是事情它就不是你以为的那样。我说服自己不去想不去看,就在我觉得我终于找到了解决自己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的问题时候,我的一位朋友惊醒了我。那时候,我在她左边,她转头看我,说:“你的脖子中间怎么有些突出?有点像甲状腺肿大。”她建议我去医院做检查。7月,我去医院做检查,也就是当天,我被确诊为甲状腺功能亢进——甲亢。

医生说,我不可以发脾气,也不要自己生闷气,家人也不要惹我生气。我很伤心,也很自嘲。我伤心的是,我的家人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要遭受这样的事。而自嘲的是,是我自己把自己弄成这样的,在花样的年华里……暑假期间,我不生气,天天吃药,忌辛辣,忌食海鲜,不熬夜,就是希望能尽早结束漫长的疗程。我遇到不开心的事,都是尽量开导自己,说服自己……

就这样我熬到了大一开学。

我不主动向任何人说出自己的病情,我的舍友也都是看到我吃药,我才跟她们讲这件事。可是我发现我到了大学,我很难控制自己。从被学姐质问,我的内心就开始不平静,逐渐地,我感受到了我心中的怒火。我不管不顾地问她你为什么听到别人背后议论我就一定认为是我错了,你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我强势地跟她解释完了事情的经过,之后我向她道歉,因为我带有怒意地吼了你。她也向我表达歉意:“我应该先了解情况的……”我一直记得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的一句话:何必勉强本不该的事。是啊,不会理解你的人你说再多都没有用,还不如坦诚做自己,让自己开心,远离各种现代病,这多好啊,何乐而不为。但是我不会让甲亢成为我发脾气的理由,我要克服它。我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别让自己不开心。我们要做的事就是别让自己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