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之后,我毅然选择了留在车水马龙的大城市里。初生牛犊不怕虎,尽管只身一人,背井离乡,我依然充满激情与抱负,相信自己能够有所作为。

在权衡了各方面的因素下,我选了一家创业型的科技公司就职。因为是人力资源岗位,所以刚到职没多久,领导就给我下达了公司销售职位的招聘任务。这个岗位门槛相对比较低,来面试的人也是形形色色,各有不同,偶尔也有成为同事间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这种结构化的面试,以及每天百八十个电话,很快就让我陷入一种无力且烦躁的状态。

直到有一天有一位应聘者(我简称她为S小姐吧)出现,让我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S小姐与其他应聘者一样,穿着略休闲的通勤装,脸上也是带着精致的妆容,可是她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来的自信和骄傲却是我没有见过的。透过玻璃窗,我看见正在和领导侃侃而谈的她,想到如果今天是我做这个面试官,我怕是连提问的勇气都没有,也许别人见了,肯定还觉得S小姐才是面试官呢。反思一下自己,每天睡眼惺忪地开始一天的工作,作为面试官却桎梏于结构化的问题、机械式的打分,跟人工智能一样在电话里重复着自己的提问。在这样下去,我是否就要被人工智能替代了呢。

当然不行!看着灰头土脸,没精打采的自己,暗暗告诉自己——别人有的我也可以有!

我办了人生中第一张信用卡,小心翼翼地走进商场可可香奈儿的专柜,努力藏着自己的羞怯,买了口红和包包。走出商场的一刻,我呼了口长长的气,为没人看出我内心的窘迫而庆幸,也为满足自己小小的虚荣心而窃喜。

当然,这一次的购物刷爆了我的信用卡,以我月薪3000的工资,我不得的分期进行偿还。但是我一点儿都不后悔,每天穿戴者它们去上班都好像是完成自己的个人秀一样,作为面试官我也学会自己去观察和判断应聘者,面对领导我也学会自信而有力地表达我的想法。这些东西它确实肤浅,但是它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我本身的不自信,也激励着我自己——我完全可以靠自己争取来好的生活品质。

而今,我也已经可以负担得起这些奢侈品牌,在工作中,我也扮演了更为重要的角色。我不支持甚至是反对过度奢靡的生活,有的甚至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但是在自己偿还能力范围内去争取最好的东西,对我个人而言,这不能不算作为一种激励的方式。

最后,套用网络上很火的一句话,让我们一起“熬最晚的夜,摸最贵的眼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