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总是需要仪式感的,因为这些仪式感,让我们知道每一天拥有不同的意义。《小王子》里说:仪式感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

小的时候总是看父母做饭,他们会因为第二天谁去买菜而争论不休,也会因为同样一道菜你没有我做的好吃而互相吐槽。他们有明确的分工,一日三餐谁做菜就谁洗碗,每天都是围绕着三顿饭而准备着,以前总是觉得这样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但是渐渐长大了之后,在远离了家乡的日子里,看着空荡的厨房,偶然想起会觉得这何尝不是一种烟火气息呢。每天三顿,每一顿都饱含心意,都在差不多的时间的,这也是每天的一种仪式呢。

以前总是不好好吃饭,上学时是为保持更好的身材,控制体重。工作后是因为在外地和同事一起合住宿舍,整日都是繁忙的工作,中午只能凑合着点个外卖,下班后也早已过了饭点,不想再做饭了。离开父母之后,一直觉得一日三餐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所以很喜欢看关于美食的节目:《向往的生活》、《中餐厅》、《野生厨房》、《拜托了,冰箱》等等,每次看的时候都很有食欲,暗自发誓在周末休息时一定要自己当一次大厨,好好犒劳一下认真工作一周的自己,但是每次都“啪啪”打脸,一到周末还是会忍不住摊在床上不想动弹。

自从去了外地工作之后,这样点外卖的日子持续了大概一年多,还乐此不疲,每次室友做饭,问我要不要一起搭伙时,我总是义正言辞的拒绝。觉得做饭太过繁琐,哪怕不健康,我也愿意心安理得的过我滋润的小日子,心里默默排斥觉得做饭是件很不酷的事儿。直到我的身体开始向我发出警告:以前我自认为是一个肠胃很好的人,哪怕工作了以后,无论多晚吃饭,吃多吃少,胃都不会有任何的毛病,所以每次看到有同事胃疼时在心疼之余,我也会暗自庆幸。直到有一次和同事去香港玩,顺便去大采购一番。那天我们忙了一天,基本上都在大肆采购自己的东西,以及要帮别人带东西,所以没怎么吃饭,也没有时间吃饭,谁知到了晚上的时候,突然感觉胃里一阵疼痛,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胃疼,也终于知道舍友每次半夜被胃疼折磨醒来有多么难受。

从那次回去以后,我就开始了煮妇的生活,第一次做红烧肉,不知道红烧要放水,于是干烧把红烧肉给烧成焦炭了。第一次煎蛋,忘记放油,导致鸡蛋煎锅,周末做个简单的晚餐要花一个下午的时间来准备,水饺都分不清是是开水煮还是冷下煮,数不清的做菜乌龙没有挫败我,反而让我越挫越勇,在几次失败的经历后,我开始尝试跟着网上的教程和步骤一起做,也渐渐找到了做饭的乐趣。

我是一个吃的不多,但又喜欢吃的人,和朋友约出去的时候,我们都会讨论一番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再来研究去哪儿玩,这些吃的地方离哪儿比较近。所以后来每次出去旅行的时候也养成了这个习惯,在决定去一个地方之前总是会研究一番当地的美食再决定去哪。

民以食为天,当生活不如意的时候,那就先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