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个人在你的生命中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让你毫无防备。在高二那年,我和一个女生成为了同桌。当时的她,给我的印象文文静静,个子矮小,不爱说话,而我也不爱和陌生人说话。就这样,我们坐了一个星期才开始搭话,经过漫长的时间熟悉之后,我发现她是一个很可爱很有趣的女生,她的爱好很文艺,喜欢诗词、折纸、看书、吃巧克力。我们之间从不说话的状态变成了无话不谈,虽然每次主动找她聊天的都是我,即便是这样,当时的我也莫名觉得很开心。有时候我会帮她带早餐,给她带一杯奶茶或者巧克力,她不想做的事情我都二话不说去帮她做。而她,在我课间休息的时候会告诉别的同学不要打扰我,会告诉我上课要注意听讲,这样的状态一直从高二持续到了高三。   

好景不长,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对她的感觉发生了变化,慢慢走进了我的心里,可是到现在经过了三年的时间,我也没有想清楚当初对她的感觉究竟是喜欢还是依赖。和大多数的恋爱故事不同,我们一直没有逾越同学关系。她对我们这段关系表现的很冷淡,如果我不去找她聊天,她是永远不会主动找我开口。而我,变得有点失控了,对她的看法永远都是完美,正确,欣赏的态度。她曾经不止一次对我说过,她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我根本不了解她。可当时,我怎么会听进去,在我眼里没有人比她更好了。人一旦开始对某个东西盲目的迷恋,就会变偏执。我不止一次告诉自己我们只是同学关系,她有权利去结交朋友,但是我还是会不开心,会和她冷战。冷暴力期间,她不会来找我说话,而我几天之后就能自愈,然后主动找她说话。至于我为什么没有去表白她,因为当时的她在我心中是一个善良、纯洁、美好的女生,我很珍惜我们之前的情感,我不想去破坏这段关系。我很怕高中毕业之后,大家各奔东西,而我们却失散了,于是我小心翼翼地问她:“如果有机会,我可以去你的城市找你玩吗”她的一句可以让我开心了好久。眼看她生日快到了,我开始着手准备生日礼物,没想到我们之间又发生了争吵,我说了很多伤人的话。起因是我觉得她足够优秀,可以冲刺更高的分数,而她觉得自己努力就可以了,她认为我管的闲事太多。我们冷战了好几天,没想到我准备的礼物都没有送出去,我们之间就决裂了。   

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不停的找她道歉,她的回答起初是,不是因为那一次争吵的原因,而是因为我不够了解她,她没有我想的那么好,到最后的沉默。我慌了,从未如此害怕失去过一件东西。我尝试不停去挽回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敢奢求能够回到从前,只求不要断了关系。高三最后的两个月,我几乎没怎么认真上过课,开始不停的请假,只是为了逃避,不想去面对这样的局面,我在她家楼下等到下晚自习,恳求她原谅我,可是,终究还是于事无补。越来越缺乏沟通,我们之间只能渐行渐远。每天我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提不起精神,成绩也直线下滑。我不停的告诉自己,马上要高考了,我不能去给她过多的压力,等到高考结束之后,再去找她也不迟,我不能失去一个可以真正理解我的人。于是我强忍住悲痛,每天和她抬头不见低头见,却和陌生人一样的状态。终于熬到了高考结束,我再一次去找她,她再一次给予我沉默,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一切结束了,而我的成绩可想而知有多差,结果是她去读大学,我不想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于是选择离家很远的学校去复读。复读期间,我每天的事情只有两件,白天马不停蹄地复习,晚上睡觉。我经常能梦见她,甚至自己都震惊到了,连续四天都能梦见她,在梦里她都不愿意再搭理我。   

又一次高考,熟悉的场面,可惜昔人已不再。到了填报志愿的日子,我避开了她所在的城市,选择了南方的城市。在学校这两年我才开始反思过去的所作所为,《小王子》里面有一段话:“你们是美丽的,但也是如此空洞”,小王子对其他的玫瑰说。没有人愿意为你们而死。当然一个路人可能会觉得你们和我的玫瑰是一样的,但是对我而言,我的玫瑰比你们更重要,因为他是我浇灌的,因为他是我的玫瑰。小王子难过的发现地球上有好多跟B612星球一样的玫瑰,于是玫瑰的骄傲变得没有道理,小王子在草地上哭了起来。这样的情景多么似曾相识,看到这里,我除了无尽的后悔和自责,还差她一句永远没有机会说出口的对不起。我突然发现自己一直所重视所不能放弃的那个人并不特别,她可以被取代,比如时间,环境,自己接触的每一个人,我渐渐在遗忘她。我在乎的人或许并不独特,但真正无可取代的,是我愿意在她身上所花费的时间,是我们愿意留给彼此的信任和理解。一段关系里,不应该只有盲目的迷恋,不该只因为你在我眼里如此特别所以我不能失去你,而是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不完美,有小瑕疵的人,可我依然愿意陪你一起变得更好,愿意去花时间深入了解你,而不是只看表面。  

从不能接受到坦然接受,我挣扎了三年的时间,在这三年里,我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可我依然认为她是一个善良的人,只是这份认知和从前不同了,不再掺杂任何的偏执和盲目。我可以理性的看待她,知道她也是一个不完美的人,她也有很多的缺点,如果重新来过,我会告诉自己,要做的事情,是理性欣赏她的优点,包容她的缺点。我们都不特别,但我们愿意陪彼此走更长的路,因为我们认定我们是彼此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