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从郑州调动来上海那刻起,立志把自己和家人变成新上海人——作为股权投资从业者,希望留在金融中心发展;作为父亲,希望孩子从高考难度最大的河南迁到难度最小的上海;作为一家之主,希望带领家庭到最发达的国际大都市生活。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努力工作之余考取了复旦大学的EMBA,试图扫清学历障碍;在总公司让回郑州时,毅然决然的放弃了。作为工作17年的职场老鸟,作为在上海年薪近百万的金融人,作为有较多老板EMBA同学和金融圈朋友的人,离职前非常自信,再怎么着,在上海找份工作没问题吧。于是,2019年10月底,从原单位离职,开始了独自闯荡上海滩之旅。

11月初开始正式找工作,找了一个多月后发现完全不是那回事儿,39岁,二本学历出身,EMBA在读,17年工作经验,在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根本不起眼。12月底回郑州探亲不久发生了新冠疫情,2月底离开家人来上海继续寻找发展道路。

迄今实质失业第五个月了,求朋友帮忙内推、网上投简历上千份,面试一些单位无果而终,身心遭受痛苦。母亲年迈,妻子全职太太,两个女儿上学,作为一家之主的我一度找不到合适的位置。虽然家里无外债,存款足够维持两年没问题,可不能坐吃山空啊,内心很是焦虑。

从去年11月前,就可原来业务链条上的朋友策划,以过去三年的工作内容,不良股权项目退出创业。该创业计划一直在进行着,可没有实质性业务,即使有业务难度也很大,工作不饱满不连续,没有职场氛围,我只把它当做打酱油的差事,并没有真心的投入。只是对外宣称在创业,作为掩盖失业的遮羞布罢了。

2020庚子年,多事之秋,难熬之年,对我来说尤是如此!“尽人事,听天命”,尽最大努力拼搏,大不了回农村老家当农民去,还有5亩薄田,两层小洋楼等着住呢!

从现在开始立个FLAG,向有缘的朋友讲述我挣扎求生,追求上海梦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