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3日,天气晴。GD的天气一向很好,这一天要去工厂见荷兰来的客户,约的10点半,我8点半就出发了,因为工厂距离家里有30公里。前一天老板特地叮嘱我要打扮的漂亮一点,于是我穿上红色的衬衫,配了一条黑色的短裙,还找了一双带跟的鞋子。客户是个大客户,对公司对我都很重要,提前一周准备的资料早已背的烂熟,嗯,万事具备,就等他来了。

“Ice ,客户快来了,我们先过去车间那边等他们吧。”老板微信说快到了,所以我叫上工厂的业务一起到车间等顺便确认下细节,这个时候心里到有几分紧张。走在半路,妹妹打电话过来了,但是信号不好接通后一片噪音,我就挂断了,继续前行。马上就到车间楼下了,进电梯,这时候妹妹的电话又过来了,刚接通,就听到妹妹焦急的哭声:"姐姐,你快回来,爸爸跳楼了!”脑袋瞬间嗡的一下,心跳也跟着加速 “你别着急,我马上回去,别着急!”挂断电话后,脑袋几乎是空白的, 

爸爸今年一直在医院看病,但却没有好转,说自己头晕乏力,没精神,也因此没有工作一直待在家中,前几天妈妈还说带他再去检查了一次。怎么会这样。。。我吓坏了,深呼吸,打电话给老板,本想淡定一些告诉她我爸爸出事了,我得马上回去,客户得由她一人接待了。但还是哭着说出来的。电话挂断后,老板马上叫工厂的人帮我安排了一辆车,她知道我现在是没办法自己开车去的。 

坐在车上,妈妈的电话没接,但妹妹微信说她叫了救护车了,我的心情才稍微平复一点,希望不会有事,最多就是瘫痪吧,只要人活着就行。工厂离GZ 需要差不多2个小时,还有点堵车,希望我去到的时候爸爸已经脱离了危险。看着车窗外快速闪过的车辆,树木,我如是想。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妹妹发来微信:“医生说没得救了,爸爸走了”。那一刻我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我哭着告诉司机:我爸爸走了,我没有爸爸了。司机长叹了一口气,随后用力踩了油门。 

已经不记得花了多长时间才到GZ 爸妈住的地方,我只知道那是我这一生最漫长的车程。下车的时候腿也是软的,去爸妈家要上一个很长的坡,我努力迈着步伐,想快一些,再快一些,但每迈一步都觉得犹如千斤般沉重,每近一步就觉得心跳的更快一倍。到了楼下,一个穿着警服的大叔问我是不是死者家属,我说是,然后他给我开了门禁。爬到6楼,舅妈,姨父都在门口,还有警察。我放下背包,走进爸妈的房间。妈妈在哭,而我的爸爸,则安静地躺在床上,脸则被毛巾遮住。我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哭着挪到床边,双手用力推着爸爸的身体,我多希望他只是睡着了,我推他他就醒了。妈妈哭着指着地上的布条说:“你爸就是用这个把自己吊死的“。 

我的爸爸,他放弃了这个世界,放弃了我妈,我和妹妹,还有年仅9岁的弟弟。可我,都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一句,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