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走的当天晚上就进了殡仪馆,然后我跟老公打车回了FS,收拾行李,因为第二天要带爸爸回家,落叶归根。按照家里的习俗是要土葬的,所以火化之后再将骸骨带回。

我想殡仪馆是这个世界上最悲伤的地方了,它见证了所有人的死别。

在14号的晚上我们回到了HN老家,2天后下葬。11月的HN已经很冷了,我,老公,妈妈,妹妹还有弟弟一起在老家守灵,老家的屋子已经多年没人住了,同村的人也早就陆续搬出去,现在的老屋可以用荒无人烟来形容,另外还有几分悲凉。因为在室外,特别冷,所以老公捡些柴做个火堆烤火。

坐在火堆旁边,我抬头仰望天空,那天刚好有月亮,也有星星。很多人说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那么哪颗才是你呢?

按照家里的习俗,爸爸入土后嫁出去的女儿不能再进家门必须马上离开,所以我跟老公回家了,连续几天的忙碌让我们疲惫不堪,到家就睡了,然后我梦见了爸爸,在梦里我问爸爸:你现在开心吗?过得好吗?他笑着点头说:“是的,我很好,我喜欢这里”。

醒来之后我竟然觉得有些安慰,生前你一直过得不快乐,现在你觉得快乐,那便是好的。

爸爸走了,生活还是要继续向前。在妈妈回广东之前,我跟妹妹先把家搬好了。她比我们任何人都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恢复。

小时候,妈妈很严厉,经常骂我跟妹妹。爸爸却很宽厚,从不舍得骂我们,甚至连句重话没有,所以每次过年爸妈回来,我跟妹妹都抢着跟爸爸睡一头。记得第一次暑假去GZ跟爸妈团聚,爸爸每天下班回来都会带东西给我们吃,有时候见我们无聊了就索性带我们出车。那时候爸爸还是货车司机,每次出去都会给我们买好吃的。然而随着年龄增长,我们长大了,读了高中,大学再到我结婚生小孩,渐渐跟爸爸的关系越来越疏远。爸爸不善言辞,但却十分为我们着想,什么都不愿跟我们说怕我们担心。我甚至不记得最后一次见爸爸是什么时候了,还是老公告诉我,最后一次见爸爸那天我们要走的时候,爸爸送我们到下楼,还特地走在前面帮我们交了停车费。在他心里,我们永远都是孩子。

其实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爸爸只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也许有一天他突然就回来了。但是一想到他闭着眼睛面带微笑且安详的躺在殡仪馆的时候,一想到他被送进火化炉烈火燃烧的时候,我知道他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这次春节,本来是想去坟前看看爸爸的,但是由于疫情的缘故没有去成,只是匆匆回了娘家,而且当天就回来了。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树丛,鼻头忽然觉得一酸。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以后每一年的春节都没有你了。

可我多想再见你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