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风尚未来得及海岛碰面,秋日的骄阳便裹挟着盛夏的热情翻腾在闷热的人间。期待良久的游泳课,临门了,来的却是取消的消息。我们仍不死心,抱着未收到通知的侥幸,背上用具,冒着午后的阳光,巴巴地往泳池赶。又一次,道听途说比亲身试梨来得高效。小姐妹这一趟并非白忙活,找回了自己遗失的手表,之后半道去了快递店兼职。我拒绝了去京东的兼职,我得回去好好整理这几天凌乱的有些低沉的心情。

青石板的林荫小道上,树影被阳光铺开,爽风习习晕开了枝丫,楞呆呆的石板路到底束不住树影儿,于是那闪耀的光,晃动的影,一本正经的小路便让这个午后变得安宁了起来。光影绰绰,此景,我倒是对这个词语生了几分顿悟。若是能把我的背囊舍弃,我倒乐意在这条路上多驻足一会儿,可惜,我找不到理由。我是个懒人,亦是个俗人。

出了校门,世界便是沸腾的了,游人如织,车水如龙,在这个炽热的时间段里,丝毫不夸张。街边小道,是专供行人步行,自行车和小电动也大都在这穿行,我与他们或擦身而过或顺向同行,脸熟的,完全陌生的;净面的,妆点过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老叟,老妇。我是他们中的一员,我属于他们。

上了天桥,在第一个拐角处仰头望去。这是我的小秘密,在一次无意的抬头之后,我便喜欢上了这个角度的天桥。你得离得稍远一点,往那边望去,天有时是白云闲静,有时是忧郁深蓝,有时又龙鳞狂暴…只要不是一片灰蒙蒙,都有意思的很。当然,主体还是横亘柏油马路两端之上的银灰色天桥。这个角度下的天桥,桥身鲜花缀缀,绿蔓青叶相拥,近宽远窄,截掉了两端,便看不到尽头,却生不出回头的欲望——岁月晃悠,自许时光。我这个多情的人啊,就这样轻易感动了。

没有放弃一杯热奶茶的念想,回到公寓,看到门锁严合,莫明松了口气。开锁,推门,放下伞和背包,打开电扇,拉开座椅,拧开台灯,安座,将备忘录翻到崭新的一面,撮一口奶茶,定心,执笔,书墨,我只享受这份恍若偷出来的舒意与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