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临死之际,生前的记忆会一一放映出来,就是所谓的走马灯剧场。走马灯小剧场,这是《黑执事》中提到了一个概念。跳脱开情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走马灯,人的一生一真的就像这样,无数的片段构成了一部自开始到落幕只有一人看完的电影。

有没有想过,走马灯放映的时候,你的剧场中,哪一幕是你最不能忘却的呢?或许在生活简单平淡的过着的时候你并没有什么感受。可就像生病的人在病床上所祈求的最简单的健康,只要我们没有生病,就不会有人注意到它的可贵。记忆也是这样,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悄然淡下。不重要的还好,那些重要的,当你在迟暮之年想拿来好好回味的,以为还在的,打开记忆的匣子,笑着一摸,想抓出好多东西,却窘然发现什么也摸不到。以为记得的,早就消逝在可笑的自以为中,太可悲。

所以我想,人总该还是有个念头的,管你是第一次收集落叶还是最后一次写信,总该有所纪念。纪念这东西,或许乍说上去并没有什么感触,况且纪念也没有为了纪念而纪念的。但是你想想,虽说往往是逝去的越发才勾人心思,可是等真正失去,说这些纪念不纪念也就没有意义了不是么。在记得的时候多想想值得纪念的日子吧。

繁花易落,满树蹉跎。我看着这里从盛夏草木的蓊郁葳蕤到深秋天空的旷远清爽再到隆冬空气的凛冽料峭。

本以为说起纪念日,想起的该是生日或者青涩的恋情,没想到,猛然浮现在脑海中的却是大学报到的那天。

独自一人背着包,提着箱子,从公交车到火车,再从火车到学校来接的车,车行在全然陌生的路上,连灯火都不一样,闪烁着与家乡不同的意味。黄昏渐渐变色,踏着微弱的日光踏进体育馆报道,想起通知书到达时候的郑重欣喜、坐上火车的兴奋、看到校车驶进我梦寐以求的学校的激动,还是忍不住笑。接待我的学长见我孤身一人,询问是本地吗,我笑着答,不,山东。连那一霎那学长眼中惊诧的的目光与称赞‘强悍’的话语也让我心旌摇动。是啊,终于踏上了这片令我魂牵梦萦的土地。

目光越过道路两侧浓绿的柏树,提包住进宿舍的那一霎,山东到江苏的距离,从此又近又远。

不忘纪念,方能固守初心。而能守初心的人无疑会变得优秀,因为向好的念头从未更改,所以通往那里的道路也就一直未断,虽亦有崎岖,但总会到达。理想的火焰从不会燎原,燎原之火将万物烧尽后便熄灭了,但小火如细水,温吞不灭。

只有通往远方的信念和心底一直燃烧的那一撮小火不会消失,人,就倒不了。若说纪念之所求,也不过愿所有人都可看清以往对错,以史为鉴,往后顺遂自己的心意,活的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