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年纪不大,但是我过去经历的种种,都迫使我比别人更早的长大。我不知道这种成长对于我是好的还是坏的,就像每一枚硬币都有两面一样,每一件事情也都有两面性。但到底是积极的占比重大还是消极的占比重大,这就取决于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了。

我承认我是一个消极的人,任何事情我都喜欢朝着最坏的方向去看,敏感,多疑。这种性格是在我小时的环境下被逼出来的,为什么要用“逼”这个字呢?

小学时我是一个很显眼的姑娘,做什么都喜欢大喊一句以证明自己的存在,也总喜欢做与众不同的事情来让别人关注自己。我不知道这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那时候还不懂什么讨好老师,搞好同学关系,所以做什么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做什么的目的也很单纯——让别人关注我。

现在想想,也许就是缺乏所谓的“爱”了吧,但是这不是今天的重点,所以也就日后再谈了。记得小学的时候我就是那种每天跟在老师屁股后面打小报告的人,以此来凸显自己的地位,但是我从来没有借此机会刻意报复过任何一个人。我情商生长的很缓慢,我那时候甚至不知道讨厌一个人是什么意思。什么是讨厌?我凭什么讨厌他?讨厌人就是不理他吗?我要是被讨厌了会有多难受?所以我没有任何理由去报复谁。那我为什么要打小报告呢?这个理由也许放在成人世界里有点可笑,甚至有点虚伪,过而有点矫情——我想让我们班好起来,成为全校最好的班级!现在想想,那个正气的自己去哪了呢?我不知道啊。我变了,外界的确会有阻力,但还是不够坚定吧。

那时候真的很幸福,不会看人的脸色,也不用绞尽脑汁的和人交往,活在自己自负而又虚幻的世界里,这种状态在旁人看来也许很另类甚至有些讨厌,但是对于现在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的我来说,真的是无比怀念。

那种状态下的我自然也是少受不了白眼的,我那时候不懂,也看不出,所以也就不记得了。我记得的只有那些直白又有些残忍的校园暴力了。

我记得那是四年级的深秋,回家要路过一片庄稼地。我和朋友照常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班里的男生在我后面已经拉帮结伙了。不管是走路要路过这片地方的还是不路过的,他们都聚集在我身后,有的捡几块土块,有的拿起庄稼秧。没有任何防备,那些东西统统向我砸来,我不记得那群男生都有谁了,我只记得有个男生的庄稼秧直接打在了我的脸上,我的脸上那块淤青在我脸上待了整整一个星期却没有人发现。家人,朋友(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有没有朋友),同学,老师,任何一个都没有,当然有我刻意隐藏的原因,为的就是做一个懂事,不给别人添麻烦,坚强的人。可是现在想来,那时的我,真的好想有个人来帮帮我。

这次的暴力不是一次就算了的,之后他们每天都会来堵我的路,用石块砸,嘴里骂着很难听的话。我只依稀记得有什么“骚”“贱”“傻逼”一类的词,时间太久了,我真的记不清了。可我知道那些堵我路的人不止有我认识的,还有很多我根本叫不上名字,压根不认识的人。如果是同班的,和我有接触,甚至有过节的我都可以理解,可是那些不认识的人,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参加的那场当作游戏的殴打可以说毁了我。

我到现在也不解,为什么在那么小的孩子心里会有这么歹毒的想法?因为讨厌就群殴?因为不顺眼就可以肆意的羞辱?孩子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天使么?为什么我感受到的却是直逼头颅的心寒与邪恶?永远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度这个世界,从那个时候就在我心里扎了根。

这种说法的确过于偏激,可是也不无道理。

小学的时候我是班上发育最快的女孩,最高的个子还有早早成熟的第二性征。班里有个精神有些问题的同学,智力一直停留在五六岁,话都说不利索。记得一次开校会,我站在那位同学的旁边,为了方便就称这位同学为郑某了。郑某身后的张某,一直嘀嘀咕咕的在和郑某在说什么,我也没留意。张某说完之后郑某没做什么,张某便直接打了郑某一拳。郑某这才动了动,伸出他的手向我的下体摸过来,我才反应过来,便一脚踹了过去。郑某没有得手,张某再说什么郑某也没有什么行动。我那时很害怕,就算在老师同学的眼里我是班上最泼妇的女生我也还是很害怕。我记得那之后不久我就被安排和郑某一桌,原因是老师觉得我能管住他。但是没有任何人知道,我那时候每天有的都是担惊受怕。我其实很想问当时的自己,为什么不告诉家长?为什么不告诉老师?

但是当我仔细回想童年,可能我还是会做一样的决定。我的家庭属于白天只有我自己的,那时候爸爸在外地,妈妈在外面打工,六点多出去晚上八点才回来,姐姐在上学。所以我唯一交流的人也还是我妈妈了,但是妈妈是个脾气火爆的人,每天工作完回来,妈妈必做的一件事就是一边做家务一边大骂。而且我记得原来姐姐被欺负时,妈妈会直接找那个欺负姐姐的人,恶狠狠的吓唬那个人一顿,然后回家狠狠骂姐姐窝囊废。我不敢和妈妈说,我怕得到一顿大骂。长大后我讲过,妈妈也还是会骂我没出息,不是开玩笑那种,是劈头盖脸的破口大骂。至于爸爸,小时候联系不便,我甚至不知道父爱是什么样子的。长大后也试图提过这件事,他起初是说你不会受欺负的,没人欺负你,你自己乱想的。后来便是,你怎么老是陷在过去出不来啊?我看见你真生气!

我其实心里一点都不埋怨他们,真的,我懂他们是爱我的,只不过方式可是会伤害到我。更何况这个自顾不暇的世界,我又凭什么要求别人体谅我的伤疤,感同我的身受。虽然都知道最后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但是我还是希望像我一样的人能有一个正确的依靠,所以我喜欢去体谅别人,替别人思考问题。可是,还是要说,那些学校里的空有学生名号的人,放弃你的恶行吧,等你长大后你的良心会不安的,如果你丝毫没有感觉不安,对不起,无药可救。那些每天忙忙碌碌的家长啊,孩子们会体谅你们想要他们物质丰裕的良苦用心,可是也请您们能关注一下孩子的心理。别说什么小孩子没有什么烦心事,你不知道他们在你不知道的角落里自己偷偷抹了多少眼泪,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撑起多少他们本不应该承受的痛。不要用您理所当然的想法去揣测孩子的世界,孩子们的世界不一定会比成人的世界单纯多少,请给您的孩子正确的爱。不要等他变得郁郁寡欢你置身事外地说几句——这孩子怎么就不喜欢说话呢?这孩子自己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其实老师应该是孩子们的守护神,可是最近爆出的教师性侵,虐待学生的例子难道还少吗?我本人便是遭到过教师性骚扰的,还是小学。小学时候不止发育得快,成绩也是数一数二。班上的科学老师很喜欢我,科学老师是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男性。他那时候总会上课趁我们写作业的空挡走到我旁边,摸我的耳朵,脖子,甚至伸进我的衣服摸我的后背。这种动作他会持续整整一节课,从三年级到五年级,整整三年,上六年级的时候我终于摆脱了他的魔爪。

我记得一直到初中毕业我还没意识到这叫做性骚扰,当我上高二看了《熔炉》和《素媛》我才认识到。也许现在大家看到都会觉得我傻的可笑吧,甚至觉得我在编故事,都无所谓了。我想说的只有,家长们别再羞于让孩子们接受性教育了,再疼爱孩子也请和孩子的身体保持一定的界限,同性也是一样。也许给孩子传授性知识会让您感到很难堪,但是比起一时的难堪,难道孩子的安全不是更重要的吗?也别指望孩子会自己懂得,中国孩子懂得性知识要么是同学之间的荤段子,要么是自己在网站上看的不可描述。这种渠道得来的性知识不仅不全面,甚至会让孩子形成畸形的性观念。人们都害怕打破固有的规则,但是新一代的父母,希望大家能一起制定新的规则。

小学那些让我曾经辗转反侧,深夜痛哭的事情终究是过去了。我只希望我的这些经历能够唤醒一些人,也希望能减少一些弟弟妹妹受到伤害。马上就是一名大学生的我要把过去的所有不堪,所有委屈都丢掉了。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这个世界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却不是用来禁锢住自己脚步的锁链。曾经的我就被绊住了双脚,所以才会有现在这个脆弱,敏感,讨好的自己。现在的我对这句话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我相信,前方万里,等待我的是晴空一片。

与君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