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是我的小学同学,小时候我们玩得很好,她学习很好,考上了师范大学,后来在另外一个城市当高中老师,所以中间十几年联系的很少。

15年小学同学聚会,大家散场之后,我发现星星在路口等人,而接送她的,是另一个小学同学阿金,我才惊讶的发现他们竟然在交往。我之所以惊讶,是因为他们两个学历上非常不匹配。星星是985大学本科毕业,有体面的工作。阿金从小就是班里的差生,“三傻”中的一员,学习差,还喜欢打架斗殴,读完小学后,就跟着父母去深圳上学,后面的情况就不了解了。听星星说他初中毕业后就在深圳做快递相关的工作,而且他们一家很早就搬到了深圳,也是村里较早一批建起两层大房子的人家,给人感觉家境方面应该还不错。星星是家里的长女,有5姐妹,还有一个小她18岁的弟弟。父母的观念比较传统,毕业后就一直催他找男朋友结婚,原先有个外市大学同学男朋友,因为家里嫌弃太远而反对分了,家里介绍的一些对象都是学历不高,从事体力劳动的人,在我们看来,与星星是非常不匹配的。家里的催促也让星星压力很大。所以他们在一起,也让我为星星松了一口气。

再收到消息时,已经是他们的婚礼请帖了。我得知消息是很为他们开心的。还秘密地拉着同学们给他们录祝福视频,想着在她婚礼的时候送给她,不过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成。婚礼是在老家摆的。没有婚庆,也没有结婚照,这时我才知道星星当时已经怀孕6个月。

第3次见面时,是星星生产15天后,我第1次来到了她夫家在深圳的住处。住所看起来是80年代建成的宿舍。里面阴暗潮湿。一个单间里面两张上下床挤了她和她的公公婆婆。这样的环境让我完全无法和他们老家的大房子联系起来。最扯的是同在一个城市,在工地干活的阿金竟然自老婆生产至今都没有回来看一眼。

过了半年左右,我回家遇到了另外两个同学,小玲问我,阿金有没有跟你联系过?我不解的问,我跟他不熟啊,他为什么要跟我联系?小玲才跟我说,阿金竟然给他发暧昧微信,还很直白的约p。要知道,小玲的男朋友也是我们的同学,大家都是认识的。

后来星星跟我说,阿金在她怀孕期间就被她发现,通过QQ约付费"情人",但最让星星崩溃的是,阿金不仅不认为自己有错,还总是怀疑星星,认为星星看不起他,控制她的交际,关系恶化的时候,星星和他提出分居。阿金便到学校去骚扰她的工作,在上下班路上拦她,撬她出租房的锁,往出租房扔石头。石头直接穿过玻璃,落进了客厅里,照片看得我触目惊心。用“呼死你”轰炸星星的电话,扬言要抱煤气筒去岳父家同归于尽。多次尝试和他沟通,但阿金发过来的内容除了重复他的无端猜想,就是在不停的谩骂。他只相信自己认为的事情,无法与他有效沟通。后来星星无奈辞掉了工作,躲到另外一个城市,怕暴露行踪,不敢跟其他人联系。这些事发生的时期,他们的孩子还不足一岁,期间都是星星的父母照顾孩子。

阿金母亲得了癌症,父亲的家人都指责是星星提离婚把婆婆气病的,这在我们旁人看来很荒谬的事情,他们一家却深信不疑,阿金的姐姐也加入了谩骂的行列。

经过了近两年的艰难纠缠,星星终于成功与他离婚。孩子养在父母家,男方没有给过一分抚养费。就这样,男的还提出让星星赔偿他5万块钱婚礼费用,对了,星星的彩礼才1万多。现在还时不时纠缠她,要求复婚。

后来我跟星星聊,她提到在他们还未结婚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双方的差距,曾跟阿金提出过分手。阿金给他拍了一张站在楼上拿菜刀割手腕的照片。威胁她分手就死给她看。星星找母亲商量后,得到的回复是,他都可以为你死,结婚后就好了。

阿金的性格,是非常典型的偏执型人格障碍,社会新闻中很多求爱不得,因爱生恨的危险情人都是这种性格。所以,如果遇到那种可以跪着求你原谅,抱着你大腿不让你离开,在雨天或大雪天等你好几个小时,愿意为你去死,用自残表忠心的追求者,请离他们远远的。他们对自己有多狠,以后就会对你有多狠。

门当户对在现代也是有道理的,星星和阿金生活环境教育环境差距太大,不但没有共同语言,显弱的那一方也会有自卑心理,对情人缺乏信任,患得患失,容易走极端。而另一方,应对起来也会非常累,你会发现,你的道理在他面前完全讲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