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闲暇,听见同事抱怨自己的父母:明明父母想来自己家住,可是每次打电话叫父母来住,父母总是以各种看似合情合理的理由果断拒绝。同事表示,父母的这种行为让自己非常的琢磨不透,本来是很亲的一家人,有什么话大可以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可是父母总是口是心非,让自己非常郁闷。

这让我想起了我自己的父母,他们又何尝不是总扮演着那口是心非的角色呢?就拿前两天来举例吧!前两天是中秋节,在中秋节之前,我就特意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告知母亲,中秋节我老公很有可能不放假,所以具体的回去不回去也不好说,怕他们望眼欲穿的期盼着,索性就提前断了他们的念想。

母亲在电话那端,用甚是理解的口吻说:“这么大老远的,正好不放假就别回来了,也怪累人的,别让我的大外孙累着了。”对于母亲如此的善解人意,我感觉非常欣慰,过节不回去的负罪感也减轻了。

幸运的是,老公在中秋节这天下午公司放假了,我们来不及收拾,也没提前通知母亲,一路狂奔的回到了家。母亲听到儿子大老远的喊姥姥,来不及放下手中没剥完的葱,赶紧从厨房里小跑出来,母亲一边略带“责备”的数落着我们嫌我们来回太折腾,一边在儿子的小脸蛋儿上亲了又亲,父亲也是乐乐呵呵的接过儿子,笑而不语,满眼欣喜。父母这般的心满意足,似乎是我很久都没有见过的了。

把儿子安顿好了,我就撸起袖子去了厨房,开始为大家准备晚上的大餐。我一边做一边感慨:幸好,没听信母亲的话;幸好,老公和我愿意折腾这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幸好,我们回来了。这顿中秋晚饭我们如果没有回来,父母可能也会照样吃,但是,我敢肯定,父母肯定不会这么开心。

感到庆幸的同时,又开始心疼父母的口是心非、言不由衷。我开始仔细盘算,父母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呢?

小时候家里的日子并不好过,但凡炒菜有点瘦肉,父亲总会挑到我跟前,一脸嫌弃的对我说:我跟你妈都不爱吃瘦肉,快帮忙解决掉;大学期间,用自己打工赚来的钱给母亲买了件在我看来确实有点价格不菲的衣服,母亲摸了摸料子便皱着眉头说: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审美跟我的差的实在太远了,不要再给我买这样花里胡哨的衣服了,我自己的衣服自己买;远嫁他乡,回去免不了大包小包,父母总是说自己年纪大了,真是吃不动了,然后走的时候一般都如数拿回来,甚至还要父母再给多赘上两样;就像这次,父母又打着怕折腾他们大外孙的幌子,给了我们一个不用回家的正当理由。

如此例子,举不胜举,父母们总能找到很多正当理由来拒绝我们的好意,让我们心安理得的“躲过”我们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他们这样做,无非是希望我们少破费,希望我们过的更好。他们,总是用他们的方式,在继续心疼着我们、呵护着我们。

“养儿方知父母恩”,我也是在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才更亲身体会到了当父母的不容易,似乎没有亲自经历过,永远也做不到感同身受。现在的我,对于父母那些善意的谎言,我一眼便能识破,但我从来只是心领神会,看破不说破,默默体会着父母对我的爱。同时,我也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来“以牙还牙、见招拆招”。而我希望,我的父母永远不要识破我的小聪明,让我也能用我的方式,来爱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