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夜幕被拉下,阳光被尽数挡去,冷冷的月光抛下,在冰冷的世界里,掷地有声。

相比白日,这黑夜倒显得空闲而又冷清。躺在床上,努力将思绪放空,却仍有帧帧画面无情地放映着。回忆像一面密不透风的墙,围在心头,隔去温暖。

怎样面对一轮皓月,何处安放一颗冰心

漫漫黑夜,仿佛有无尽时间回望,却没有一毫气力展望

总觉得错过太多。径直走,没有勇气回头;一路跑,没有心思偏头;停下脚,没有力气仰头。错过了背后,错过了身边,错过了头顶,只学会学会了低头看路。所谓踏实,达到所谓彼方。

彼方光鲜亮丽。光,茫,抬手,于是,又消失在光芒中,心中一片迷茫。周围白黄白黄的雾,透着丝丝缕缕的光,只有脚下有所回应。这回应不同于大地的坚实,隐隐有些弹性,淡淡有些墨迹。咦,谁洒下了墨滴?是谁在这拥有细胞壁的大地上洒下了墨滴?

在这里眼睛没有用处,因为它没有路标;嘴巴没有用处,因为它无需询问;心灵没有用处,因为它毫无方向。双脚有用!它要你不停地走动。双臂有用!它要你保持平衡,跌倒了就是浪费时间!双耳有用!它还有希望,来自远方,远方……

在这里感觉不到一丝温暖,通体冰凉,直击心骨。像是一台机器人,不愿停下,就期待下一步踏上门槛,推门而出。跑得太远,不愿,也不能回头了。路尚长,前路可能是光明又有迷茫。光明被雾气笼罩。

甜蜜的牢笼,无数人醉心其中。在光明处久了,黑暗也变得亲切,它能把人藏起来。冷?无所谓。在这里,头顶也没有温暖的太阳,只是发着冷光的灯管。

黎明前,我不想自己被冻死,有光明的白日亦然如此。

黎明前,我可能不会被冻死了,我还要奔赴彼方。

黎明前,我已经死了。

黑暗里,又会重生,迎接未来希望的阳光。

(这是记高中的压抑气氛,青春像是被作业试卷压住了一般,没有朝气和活力,我一度迷失其中。其实希望是一个人赖以生存的基本精神元素,不论这黑夜有多浓稠多阴冷,只要能秉持住内心的守望,终有一日,阳光会劈透黑云,清朗乾坤。也要感谢高中三年,品过一些滋味,学会一些本事,也明晰了我的守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