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初春,木棉盛开,细雨润红,微风携香数里!待木棉跌落后总会有人蹲在树下精心挑选木棉花去晾晒。

这是乡下小学校园里几十年来从未改变的画面。记得当时我还很小,大概读一年级左右,看见何老师在捡木棉晾晒我也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帮忙!这种事情一干就是几年,直到后来与何老师产生嫌隙就再也没有帮他捡木棉了。

说起这个“嫌隙”就要回到五年级的时候了。我们读小学那会乡下的小学特别流行春游,秋游。估计是从大城市传进了农村。因为农村的家庭根本没用多余的钱去支付春游的费用,但这风气确实又流行起来了。那时候小学的老师也地道,他们简单粗暴地举着少先队队旗就带着我们开始了“高大上”的户外春游:爬山!

黑石岭是我们镇上最高的山,海拔接近900米吧!全是深林山路,在没有任何医疗保障(那个时候没有人会考虑这个事情)的前提下我们几十人浩浩荡荡开始了这场春游!不料爬到半山腰就出现问题:下起了暴雨,那年的第一场雨!没有人携带雨伞,一发现下雨同学们都四处乱跑。我和阿斌躲在了陡坡上的岩石底下比喻,也有一下同学躲在了大树下。只有何老师四处奔走统计人数,雨越下越大,他必须组织大家到安全的地方避雨,我和阿斌躲在岩石下已经冷到瑟瑟发抖。雨点拍打在他的脸上,他眯着眼冲我和阿斌大吼:你们两个傻呀!躲石头下面,赶紧给我下来!阿斌已经吓到哭了:老师,我们不敢下去!很滑很高!能不能上来接我们下去!他还是顾这大吼:不行!赶紧自己下来!不下来我们就回去了!我和阿斌害怕的已经哭不出声了,两个人搀扶着走下来,怎料到我脚一滑和阿斌两个人一起从斜坡上滚下去!

等我醒来已经在医院了,我有轻微脑震荡晕了过去,休息几天就好了。但阿斌就没这么幸运,他右脚受了猛烈撞击出现骨头爆裂!因为这件事我一直记恨与他。当时如果他勇敢一点上去背我们下来或许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当时如果他勇敢一点陪我们在等一等或许暴雨就过去了!

因为这件事县里取消所有的春游活动,何老师也因为组织失误被调整到分校做老师!但每年初春还是会回到小学的校园里捡木棉晾晒。记得有一年我还特意踩烂所有木棉花来报复他。那时候我觉得他不配拥有木棉花,木棉花只有英雄才能拥有!

随着时间慢慢冲淡记忆,他似乎也慢慢淡出了我的生活。就连小学校园里的那棵木棉树也慢慢淡出了我的生活!

直到今年春节疫情爆发,全国都宅在家里,我也困在乡下没有上班。与老婆闲逛小学校园的时候遇到阿斌,此时木棉已盛开,飘香整个校园。和阿斌聊起得知,何老师已过世2年!我还特意问了阿斌:你还讨厌他吗?阿斌的回答让我惊讶。他说当时不是他逼我们下来,我们可能被那块岩石压死了!

那天回来后心里久久平静不下来,自己错怪老师了?还是是自己道德绑架了老师?其实他和我们一样只是普通人,过着平凡的生活。他只是普普通通的“木棉花”,为自己的人生散发淡淡的香气,只是我一直把他绑架成了大英雄,必须保护着我!细想起来其实现在都社会这种绑架真的不少!医生,老师,社工都被绑架成了无私奉献,但他们和我们一样只需要平凡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