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我对三个人怀有愧疚,一个是我表姐,一个是初一的同桌J,一个是初一的一个同学Q。

小学时我跟我表姐同校同年级不同班,因为玩得好,所以经常一起回家互相串门。一次放学,我们走过一个沙池,我玩性一起,就在沙池上跑,表姐也跟着了,但是她摔了,流了很多血。表姐可能早就忘却了这件事,但是我却一直耿耿于怀。

一年后她转学了,幸运的是初一第二学期我们变成了同班同学,我因为心中的愧疚,什么都让着她帮着她,很庆幸,她也一直护着我。

刚上初一,我很不习惯,没有熟悉的伙伴,我压根跳脱不起来。唯一让我有些开心的是同桌是小学同校不同班的,因为一些比赛经常会碰面。但是因为她太跳脱,而我很内向,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关系没有很好。

初一第二学期我转学了,没告诉她,只跟前桌说了,并且之后的学期她都没有同桌。我知道之后,也是心怀愧疚。

结果高二我们还是同桌。之后就发生了几件不愉快的事,最不愉快的是我们性格不同。她认为同学互帮互助很正常,而我是能自己做就自己做。一次早读,她在吃早餐,手上拿着三明治,她让我帮她把牛奶开一下,我看了一下她的手,惯性想着可以把三明治放桌上再开牛奶啊,然后我的没反应让她和后桌误会了,以为我不愿意,后桌说了一句:J,你怎么能命令XXX(我)做事呢?我知道她没有命令的意思,这可能是她与她的前同桌的相处方式。我没回复她,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也因为我不喜欢这个后桌,所以不愿意回。我最后还是帮她开了。我以为这就没事了。

之后的一节体育课,解散后的我们走到石椅旁边。J说了一句:给XXX(我)坐,她那么善良。我当时脑子里还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没想那么多。想着自己站着就行了,我说不了,你坐吧。她抓着我背着的书包让我坐下,我有种被侮辱的感觉。但是还是没有计较太多。回家后想了想,我才明白原来她还是在意的。

从那之后,我觉得我们扯平了,就不怎么愿意对她好了。我之前是愧疚的,但是我不可能因为愧疚丢弃自尊。

Q的话,是因为一次体育50米测试。她当时可能是身体不舒服,我们两个是一起跑的。排队时,她跟我说:等下你跑慢点好不好,我不太舒服。我没把测试看那么重,回了一句好。但是我玩性还是起了,没遵守约定。之后我也没有机会跟她道个歉,那几天她心情好像不是很好,我觉得我还是不去道歉了。

第二学期我就转学了。QQ上,她在我空间踩楼。我就跟她表达了我的歉意。感觉自己好幸运,没有当时立马道歉,因为我觉得我们会闹翻。我也许会因为愧疚自动让步。

愧疚对了人是双向的善待,愧疚错了可能就容易引起不开心。时间会冲淡一切,当愧疚可能引发不愉快的事时,可以选择延后。另外,愧疚归愧疚,一定不要为了愧疚而去丢弃自己的内心,去迎合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