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打开手机微博,习惯性地点开热搜,一眼就看到在最上面关于魏晨结婚的消息。

一时间有些恍惚,陪伴我青春的那些电视剧主演,现在都已经各奔东西,各自发展,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我还记得,在《一起来看流星雨》红遍全国的时期,活跃在荧幕中的还有《快乐男声》——国内早期的一批选秀,也是我最早开始有追星概念的时刻。

少年时期还是懵懵懂懂,只记得我和朋友在班上偶尔也会讨论在《快乐男声》里喜欢的选手,但回溯脑海里的碎片,2010年特别的那一天依然清晰地出现在我眼前。

那是《快乐男声》的夏日尾声,一个骄阳似火的周六午后,在学校附近的街道和朋友一起闲逛着。

在我们围着街区走了第四圈的时候,我拿起手机打电话邀请另外一个关系好的同学出来一起无聊。

同学接听电话的声音超出我预想之外的兴奋,她说:“听说今天《快乐男声》有三个选手会来,他们不久应该要到机场了!”

我没怎么细想,话已经脱口而出:“要不我们一起去趟机场看看?”

同学回答得也十分迅速:“好啊。”

行程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定下了。

包括我和朋友,一共纠集了四个人,都是同班的同学。到齐了之后数了数口袋里的零花钱,就叫了辆的士出发了。

虽然头脑发热,但是安全意识还是有的。四个人全部挤在后座,哪怕司机好几次提议让其中一个人去副驾驶坐,我们也一动不动。

搞笑又令人无语。

可惜我们花光了零花钱坐了一个小时的车程好不容易到达机场,却因为机场太大而找不到出口,耳边总能听到不远处传来激昂的尖叫声。

折腾半天找到他们所在的出站口时,只剩下几群拿着应援色气球还在回味刚刚见到真人的快乐粉丝。

听着女孩们纷纷杂杂讨论着偶像的声音,我和朋友们交换眼神,心里都留了一片互相了然的遗憾。

虽然那段经历横冲直撞只凭狂热,但我的潜意识仍感受到,人会为了喜爱事物变得斗志昂然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粉丝”这个群体,从此有了概念——原来世界上真的会有一群人因为同样的喜好而聚集在一起,她们向着心中光的方向不断追逐着。

粉丝群体喜欢将自己比喻成追光者,因为对于大多数粉丝来说,偶像是耀眼而遥不可及的,尽管如此,为了能够一直地看见那道光还是坚持不懈地追逐着。

以前的人一听到别人说追星,会带着偏见,认为追星和其他玩物丧志的事情没有分别,甚至会嘲笑追星这一行为。

认为那只是粉丝一厢情愿的疯狂。

如今有了互联网的连接,粉丝和粉丝的交流更加方便,粉丝与偶像的关系也变得近了起来,彼此像是从未谋面的朋友。粉丝支持着偶像的事业,不论距离多远,不论会不会被听见,依然在传达着对偶像的热爱。偶像也会为之有所回应,感激粉丝的付出,照顾粉丝的感受。

这是一种双向的温暖。

或许正因如此,六年之后的我在无意间打开的一档选秀节目里,有一抹光闯进了视线,再次唤起了我心中潜伏的热血。

因为那道光而燃起的热血推动着我不断前进。

虽然可能并非相同的术业,但我的偶像在用自己的舞蹈专业能力输出能量,在他的领域发光发热,无形之中激励着粉丝去成为像他一样优秀的人。

因为热爱,我学会了剪辑视频、设计海报和手幅,成为了产出视频的UP主,和喜欢同一个偶像的粉丝进行友好交流。

努力工作为了能去一次偶像演唱会的现场,或是能够和朋友一起去向往的远方自由旅行,分享着精神上的快乐。

慢慢地,原本初衷是为了能够为偶像制作精美视频的我,熟悉并掌握着些许技能,把自己会的东西学以致用,同时内心的梦想轮廓越来越清晰。

不仅仅在朝着自己的梦想不断前进,也懂得如何站在他人的角度上去思考,鼓励和支持他人的梦想。

在这个几乎人均有仰慕的偶像的时代,让偶像变成了商品,而粉丝变成了消费者。

追星族不再是大众眼中的都是所谓“脑残粉”了,但当一个粉丝出现问题时,还是会被定义为是粉丝群体的问题。

如果客观思考,我们会发现任何一种文化都不是单面性的,一个群体之中,会有过于狂热的粉丝存在,也会有理智的粉丝存在。

我们需要讨论偶像和粉丝之间的关系怎样才是合适的。

想起上了大学后和刚认识不久的舍友谈起了偶像的话题。舍友问我,如果你的偶像有了对象你会怎样啊?

我当时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诚实地回答,没怎样,这和我没有关系吧。

并不是说我不够喜欢我的偶像,只是我没有去把偶像当作一个假想对象。

我欣赏着偶像的才华,用心感受他带来的每一个舞台,同时喜欢着他真实温暖的性格,这并不影响我有我的生活,偶像有他自己的生活。

我们也不需要把自己的情感完全寄托在他人身上。

有些粉丝容易把过多的爱倾注到偶像身上,设身处地地想,如果父母对孩子倾注了过多的爱和干涉,自己的生活也以孩子的一切为中心,甚至到了要控制的地步,这份爱会变得异常沉重,让人无法负担。

有一些声音在说,正因为是偶像引发的粉丝狂热,所以偶像需要以身作则,管理好粉丝。

偶像作为公众人物,非常容易被当成一个标准。

我认可偶像需要以身作则。不过,深思后一句,让偶像管理粉丝是一种有效的行为吗?

个人观点是每个人都需要自己来为自己负责,为作出的选择和行为买单。

就像上学的时候,老师设立班级里的课代表收作业,有同学就是不交作业,他自己不写作业的行为需要让课代表为他受到老师的训斥吗?

真要如此,未免有些不公。

偶像和粉丝于彼此,其实可以是并肩成长的存在。

让我非常触动的一次是看到了自己偶像的一个采访,节目组让他画出心目中的粉丝。

那个直率的大男孩提笔刷刷几下地完成了,反过画纸——一个笔画简单,又大又圆的太阳出现在镜头前,并且太阳四周散发着耀目的光。

其实答案如此简单。

在自己偶像心中,我们也可以是太阳。

这次疫情出现在我们面前无数平凡又伟大的身影,那些奋战在前线的医护工作者、公务人员等,就是照亮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的一道道光。

那些在自己的防护服上写着偶像和自己名字的医护人员,她们既是某一位偶像的粉丝,同时也是拯救无数生命而令人敬佩的偶像。

万物有裂缝,光从缝中生。

每一双用力拨开自己生活裂缝的手告诉我们:粉丝不再是追光者,她们也能成为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