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路边,盯着眼前繁忙又孤寂的单行道,间或有汽车呼啸而过。车轮越转越快,从眼前“飞过”时,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刺耳声音让人很不舒服。

眼神空洞的时间越来越长,不经意就掉进了杂事缠绕的漩涡。我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狠狠地!怎么能任由懒惰的细胞从四肢蔓延到大脑呢?一次又一次。

想想正事,以前携好伙伴看电视,盯着向前行驶的车轮,转的极快的车轮总像在逆时针旋转。当时,我一度怀疑自己的眼神有问题,吓得急忙捅了捅身旁的小伙伴,确定下他眼中的车轮是不是倒着转的。

这一个问题啊,困惑了我多年。实不相瞒,我也是近段时间才问了度娘,她慷慨地向我解释,还生动地配了图。若言简意赅地总结:就是电视帧数限制与眼睛舒适选择的意外!

惊觉!我那以文盲为耻的家长对学习成绩的功利,谋害了我的求知欲。三十好几的人了,这事还去埋怨父母,确实不耻!

为什么说不耻?我算是读过一些书的人,还蛮认同《被讨厌的勇气》里提到的观点,分享给您品鉴:人并不是住在客观世界的,而是住在自己营造的主观世界里。我之所以不幸,只是我亲自选择了不幸而已。

三十几岁的人了,你能埋怨和改变的都是这个“自己”。

我要挪个步了,不是挺直的四肢喊累了,与饱经劳损折磨的颈椎也无多大关系。归咎于对面楼上有对夫妻吵得激烈无脑!

“三十好几的人了…”中年主妇的声音,如果还是个怨妇,那是比车轮碾过水洼的声音刺耳的。这一句跟我有些关系,耳朵才会欲拒还迎。

“…挣的不多,毛病不少”这么说我,铁定会不爽,毛病不少可以接受,挣得不多与X无能一样伤害人。

“过舒服了?136斤了还穿紧身牛仔裤,不勒肉?”这不,男人开始反击了,真是一拳到肉。

“当初我是瞎了眼…”听不清是谁说了这句话,声音都气到扭曲,分不清雌雄。

此时懒惰的腿勤快了,我果断逃离现场。智人之所以称霸源于团结协作,团结缘于八卦。八卦也是我的天性,但这种八卦真的变不出什么花样,结局老套,做不了谈资。

车轮转的越来越快,生活质量却逆时针旋转。我无聊到想问度娘,无所不知的互联网就是无法通感。我认为要言简意赅的话,应这么解释:照着别人虚构的生活,折磨自己真实的生活。

再快走几步回到家,想找些令自己快乐的东西。享受永远是个低能儿,它以为自己傻笑就能逗乐我,我只当你是个笑话。我都三十几岁的人了。

万幸,我能将生活的不幸写在日记本里,文字绝对是个强壮的健身教练,充满力量。一字一句就让我眉间舒展。

我认真写下老婆给的教育:今天是你最富有的时候,一切都在,且比明天活多一天。

我再多煮两碗鸡汤给自己,写在今日的日记里:楼道转角花坛,上周插的枸杞枝冒新芽了。扎进土壤时,光秃秃的,无根亦无叶。就那么随手一插,它就教育了我什么是生命。

连续做饭一个月,才发现不紧不慢不是缺点,是切身感受生活的一种惬意。

夜半了,该睡觉了,高中课本里靠做梦成功的化学家还记得吗?发现苯的闭链那个。保证睡眠,万一梦到成功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