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时刚参加工作不久,单位里有两个人,很有意思,写下来供大家一笑。

一个人是车间里面负责安排工人工作的,名义上是调度,也兼管着一个库房。如果你去找它办点什么事,比如需要从库房里拿一个螺钉。它的基本流程(是我长期亲身体验与观察的结论)如下:

首先是抱怨,抱怨的内容大体包括两方面,一是自己太辛苦了,谁谁谁刚来拿过什么,领导刚让做了什么,你又来这么麻烦等等,二是挑剔来人的不合时宜,怎么不早点(晚点),上次怎么不一次拿清,诸如此类,此时要注意,千万别开口说话,只需假装在听即可,它抱怨结束,并不是马上行动,注意,它手边并没有正在进行的工作,这是前提,它会拿起水杯,慢条斯理的喝上那么一口两口,再盖好杯盖,放好杯子,再把本就不脏的桌面擦上几下,然后才会站起身来去做它分内之事(比如去拿螺钉)。

第二个人,不在一个办公室,工作上也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接触较少,但是有一件事是必须发生关系的。那是因为接电话。

它办公室没有外线电话(整个三楼就我所在的办公室有一部可以拨打接听外线的电话),外人给它打电话,只能打到我们办公室,然后我们屋里的人接了以后再喊它过来接听。而有意思,也就在它接电话之前的过程。

我们不论是谁,接起来以后只要不是自己,马上就会大喊一声:“某某某,电话”。

一般来说,不论是谁,只要听到有自己的电话,会马上答应一声,然后就会尽可能快的过来接听。不过,我说的这个人是特例。

它听到让接电话的声音,回答的一般很及时,但是声音不大,不过,并不是马上过来接听,后来据它一个办公室的人私下说,用不慌不忙来形容最合适,甚至经常还要喝上几口茶水才会慢悠悠站起来,然后慢吞吞走向我们办公室,注意,高潮来了。

就在快到我们办公室门口还有那么几米的时候,它会比较急促的用力蹬踏地面,制造出仿佛从很远的地方跑过来的那种音响效果,一直到电话机前,拿起听筒,不是先说话,而是先声音很大的喘息,仿佛累到了极点,然后才喘着气说话。

读者可能注意到了,我一直在用“它”来指代我所叙述的人,不是想贬低,而是想说出我的一个结论:这样的人,有男有女,不但那时候有,现在也有,只是,表演的程度与手法不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