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银行辞职已经一个月了,暂时还不敢和家里人说,毕竟在大部分人眼里这都是一份不可多得的“金饭碗”。“稳定福利好工资高”等等,这些都是爸妈眼中这份工作的代名词。然而,在我的眼中“枯燥严苛致郁”才是它的样子。找工作也已经两周了,每每被面试官问到:“你从银行辞职了呀?这是个好工作呀”。我都只能惨然一笑,毕竟要找新的工作,我不愿意在面试官面前述说太多银行工作的无奈与疲惫。它就是一座“围城”,“围城里的人想出来,围城外的人想进去”。

还记得大学刚毕业那会儿,一向对人生没有太多追求的我陷入了迷茫。“我想做什么?”这个问题不得不拿出来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其实这个问题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高考结束填报志愿的时候,我就在问自己“我想做什么?”。小时候的我对外人文静乖巧,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着。喜欢过画画,喜欢过写作,可是我的父母太忙了,他们没办法关注到我的方方面面,只是像许许多多的父母一样,看成绩。我那个中上游的成绩在他们看来对一个女生来说也是足够了的。

说着说着有点跑题了,很久没写东西,以为自己已经不再热爱提笔才觉得原来我想说的有这么多,这么多。回忆过去的事情放到后面再说吧。我就是阴差阳错的学了一个金融类的专业。毕业之后,继续迷茫着的同时不断的海投简历,而进入银行,对那时候的我来说是一种救赎。一张能够拿出来说服爸妈让我继续留在杭州的底牌——“王炸“。

记得我提离职之前,我经历了连续一个礼拜的失眠。每天晚上10点半开始逼迫自己入睡,调好第二天早上7点的闹钟生怕少睡了十分钟明天起不来迟到。可是越是在这种心理的层层重压之下,我更不能入睡。常常数羊数着数着就到了凌晨。看一手机,“两点,三点,四点,五点”就是这样一次次的看时间,我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心急无奈,你能想象吗?有人会因为自己不能入眠而感到无助,委屈,着急的哭出来,甚至想要一头把自己撞晕好让自己快速入睡。

说说具体的情况,希望能够让大家不要觉得我是在“无病呻吟”。早上8点需要到行里整理好仪容仪表,行服黑色皮鞋,扎好头花,戴好领花开始早会的流程:喊口号互相问好服务礼仪示范学习各种规章制度案防条例。往往这种时候,其实大部分同事的早餐还没有吃完。我一般早上给自己热一杯牛奶,靠着这一杯牛奶开始工作到12点,才能有半个小时的午餐时间。对于银行的柜面人员而已,午休时间只是写在白纸上的四字空文,午睡是一种奢侈品。一个正常的市区网点,每天至少叫号到三位数。四大行这一类的甚至更多。

8点半银行开门前,要先接库,清点好今天准备营业的款项,精确到角分。8点半银行打开大门的那一刻,需要全体站立面带微笑迎客5分钟。陆陆续续的就会有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相继涌进厅堂。10点左右差不多是厅堂人数的高峰期,有时候业务办着办着,抬头看一眼玻璃窗外的世界,仿佛看见了一群丧尸在外涌动,随时会冲破防弹窗把我撕碎。这种情况真的是会有的朋友们。当爷爷奶奶觉得你速度慢了,嚷嚷着投诉,你就很有可能被主管拎出去接受唾沫的洗礼。5点是结束营业的时间,而往往,大门一关,现在才是我们开展某些业务的开始。公司业务没有处理完的账户,每逢月终要给几百号农民工兄弟发放的工资,营销指标没达标给客户打告诉一个个的电联。三不五时的开会,小会,大会,培训,考试。压的你根本喘不过气。6点半是我下班最早的记录。当发生错账坏账或者需要准备给某个领导的报告时,在银行待到10点过后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这些大概是每个银行柜面小朋友都经历过得事。因为没时间喝水上厕所,体检的时候我们往往都会有肾或者尿路的问题(太尴尬了)。对我来说,还会加上轮班制,没有法定节假日,和家人朋友团聚的日子一年算下来一只手就能数清。与朋友疏离,与社会脱节,因为工作时积攒太多的负能量,往往回家会一脸的疲惫,会因为不耐烦语言冲撞父母爱人。之后又自己一阵阵的后悔。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在某一个中午,被抽查参加一个企业文化案防考试。有一道题目是,面对客户的投诉,我们的原则是:ABCD四个选项,另外三个我记不太清了,D选项是“公平公正的原则”,按照我的人生观世界观,我理所当然的选了这个选项。然而,结果是被重重的打脸,银行社畜面对客户投诉,没有公平公正,只有妥协只能戴上假面,抛弃自尊一遍遍的道歉。终于,我不想再这样我要离开。终于,我也能有一次抛开现在的一切丢掉虚伪的假面踏出银行的最后一步,转身的刹那,我仿佛能够重新直起腰杆,昂起头颅。还好,我依然年少,依然天真,依然愿意去拥抱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