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刚上二年级那个学期,突然变成了可怕的魔鬼,叛逆的程度让我束手无策。分析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换了班主任且语文作业大量增加,每天写作业如打仗一般。另一方面,每周羽毛球班里最严格的万教练也离开了,留下的教练个个年轻可亲。虽然表面上学得越来越多了,但是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各种动作越来越变形,各种花样在变多,后场高远球打不了,步法也一踏糊涂……生活上的叛逆,球场上的马虎,课业上的退步,都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于是年前疫情开始前,给孩子更换了教练。刚开始时,孩子恋恋不舍,因为原教练们对他很好,经常夸他有潜力有天赋。原来的训练很轻松,大家嘻嘻哈哈很快乐。但是,新教练完全不同风格。练球前后大量的体能训练,步法训练;捡球的递球的练球的,一个接一个,不允许拖拖拉拉;下课前不准互相说笑,不准随便坐躺,不准随便喝水,更不准吃东西。孩子当然很不适应:俯卧撑不达标准,罚;无人压脚的仰卧起坐做不了,那就多做多几组;训练期间交耳说笑,跑10圈;后场球挥拍动作没状态,先场边挥500下,并要拍拍生风……尤其是四月份重新恢复训练的头几次,每天超过半个小时的纯体能训练,让号称体能无极限的人也累哭了,不肯再去训练。

不过,教练的严格正是我需要的,也是孩子需要的。无规矩不成方圆。原先就是跟教练关系太好了,导致对教练的要求也不认真执行,敷衍了事。体育训练本来就应该是苦的,不能像游园会一样。

幸好,辛苦归辛苦,孩子坚持下来了,目前固定每周两次训练。两位教练也确实经验丰富,懂得恩威并施,先收紧再放松。由于提前恢复了体能,再去提高打球技术技巧,事半功倍了。上周第一次参加攀岩,一次就登顶了,体能的全面提升功不可没。

欣喜地发现,孩子看似瘦小的身体变得很结实,很少生病了。而且复课这一个月以来,不再抗拒写作业,不再抗拒写作文,也再没有竭斯底里,内心的魔鬼似乎被暂时地压制了。各种测验成绩在提升,羽毛球步法手法也明显在进步。对于教练是又怕又敬。被教练点赞时很快乐,被教练批评惩罚时也没有怨言,做不好继续做。通过严格的规律的科学的体育训练,不仅身体强壮了,而且懂得讲纪律讲规矩,更能吃苦了,抗挫折的承受力也越来越强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遇到困难,迎难而上;胜不骄败不馁;运动的汗水下充满了成长的快乐和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