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上学期,我第一次考研准备的不够充分,我的目标是新闻与传播专业,偏偏传播学专业课没有考好。加上此时,父亲身体不好,我在备考的最后一段时间比不上最初努力,也是失败的原因。我决定先工作养活自己。于是我在智联招聘、58同城、各类招聘网站群发简历,寻找工作。那时候我对电影很感兴趣,买了一本世界电影史,还没有开始看。

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说看了我的简历,挺适合她们的工作,让我去他们公司上班。我高兴极了,想不到这么快就有回音。大四下学期主要是实习和找工作,实习上学期我已经结束了,这学期主要任务就是写毕业论文和找工作,论文我也完成了,所以专心找工作。对方告诉我,她叫陈欢,这个名字我恐怕今生都不会忘记了。

她说公司在吉林长春,让我坐火车过去,她们在火车站接我。于是,我收拾了几件新买的衣服,带上那本新买的世界电影史,学生证、身份证、一些现金,踏上了从湖北孝感去吉林长春的旅程。在火车上,我憧憬着我将有一份工作,可以养活自己,还可以帮助爸爸妈妈,让他们住上舒服的房子,还可以去全世界旅游。从南方一路向北,此时正值清明时节,南方的绿色慢慢变成了北方的灰色,30几个小时的火车,我吃方便面,听火车上可爱的人们谈天说地。

火车到了吉林长春,这是我第一次到东北。果然有一个年轻的女生和两个年轻的男孩举着牌子,写着我的名字,很高兴地欢迎我。我跟他们走,先坐了公交车,后来到了一个地方,我说饿了想吃饭,他们带我进一家面馆,但是我看到了那个女孩不屑的眼神,我没有多想。我一个人吃完面条,跟着他们,那两个男孩提着我的所有行李,我说给我拿吧,他们说没事。走了好几个小巷子,上了一个居民楼的6楼还是7楼,按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个叫”刘姐“的人,她笑着欢迎我说:"百闻不如一见!"然后招呼其他人,帮我打洗脚水,洗了脚。那两个男孩和女孩带我去里面睡觉,因为我太困了,在黑暗中,我看到一个很大的房间,全部是地铺,所有人都睡在地铺上,我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被人叫醒了,睁开眼一看,这个房间有6、7个人,很大,他们收拾了地上的毯子。我们开始吃早餐,是土豆菜汤。吃完后,陆续有很多人来到这个房间,我看了一下,有大学生,也有40-50岁的大伯。他们让我们挺直身子坐着,然后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女讲师开始给我们讲课,讲着讲着,我感觉不对,我以前从没有接触过传销,此时我心里打鼓,难道我进了传销?我观察周围,有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男的在四周,看到有人挺累了,就丢一条毛巾给那个人擦脸。我想想,不对,我必须想办法离开。于是,我起身,想打开门出去,但是后面很快就跟了两个大力士,还有那个白白胖胖的陈欢也跟来了。“跟他谈谈!”有人命令陈欢。

”你们这个是传销?对不对?”我问陈欢。

“是的,你就当帮帮我,他们做得好的可以赚几百万。”

“你把我的行李和证件拿给我,我要回家!”我义正言辞。

“行李已经放在一个房间了,我们的行李和证件都在里面。你走不了的。”

经过一番交谈,我料想现在硬闯不现实,我要想办法逃走。

午饭又是一些菜汤和馒头。吃了饭,又开始玩了一会游戏,有一些人离开了。听说这里的人也要出去一个公园和另一群人一起玩。我知道机会来了。

我们出了门,其实我心里很紧张,手心都在冒汗。我的前、后、左、右都跟着身强体壮的年轻人。我装作很顺从的样子,和他们聊天。有一个年级比我大不了几岁的男生,有点胡子,一直和我聊,说长春有很多好玩的地方。

他们带着这些年轻人到了一个公园,我记得很清楚,那里有一个电视塔。

他们在那里开心的玩耍,荡秋千,跳马,我想去小河边,那时候长春很冷,我鼻子很辣,估计衣服穿少了。有个叫婷婷的女生,看上去20岁左右,在一棵树下蹲着看河水发呆。而那些男孩子、女孩子玩的特别疯,在普通人看来,这些年轻人可能来自大学,在这里聚会。我也跟着他们穿假山,走走停停,但那个有胡子的男生一直用手拉着我的胳膊。突然,一个念头在我脑海生成了,我要和他一起爬上电视塔,同归于尽!于是,我跟他说,我们到电视塔上面看看吧?他说好啊,我们走到电视塔前,但是不巧的是,锁上了。于是,我说,我们去看看长春的大学吧,我知道这里有一个长春电影制片厂。除了他,还有陈欢也跟着,她的眼神也是迷茫与恐惧。他们说,下次去吧。我说,没事,我们一起去。这时候我已经决定,谁跟着我,我就冲到大路上,撞在车上。

在我的坚持下,那个男的时刻用双手死死的抓住我的胳膊,和我一起走。我故意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中央走,迎着车的方向,他力气大,抓住我不放,还不断的说,我们回去吧。这时候,我看到了一辆空的出租车,我使出吃奶的劲一把推开他,招手停了那辆车,打开车门,快速坐进后面的座位,跟司机说,叔叔快走,他是传销的,我刚逃出来,那个司机说,怕什么,他敢来,我打死他!我全身都在颤抖,既害怕又紧张。司机把我带到了最近的派出所。

故事到这里,结束了,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告诉陌生的网友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可能这辈子我都不会和别人说起,因为,我见过真实的人生,比这些还要赤裸裸得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