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果儿第N次打电话告诉我她爱上了一个男人,一如第一次一样,热情、激动、荡漾、充满希望。

第一次遇见果儿是在酒吧,那是我第一次去那个地方,纯粹因为暑假在家呆的实在无聊,出来兼职玩玩。蓝色的灯光下,她站在不大的舞台上唱《我要你》,声音低沉、略带嘶哑,一下子吸引了和酒吧格格不入的我,我猜测她应该是个烟龄不短的女子,后来我俩认识了。

她来这个城市时间不久,作为“本地人”的我便成了向导,经常开着小电驴带她溜达这个不大的城,作为回报,她也常邀请我去她的出租屋,给我做饭,一来二去,我俩便熟识起来,这期间也了解了更多关于她的故事。

果儿来自南方的一个小城镇,父母离婚早,所以一直跟着妈妈生活,高中毕业后就离开了家乡,踏上四处漂泊的旅程。她做过一些七七八八的工作,不久后因为声音和长相还不错,被她的一个小姐妹介绍到酒吧里做驻场歌手,从每天50块钱做起,慢慢现在一晚上能挣400块钱。

她还说,她一直等待着一个真正宠她、爱她的男人出现,而现在,那个人终于来了。

果儿叫他二哥,因为大家都这么叫他,二哥我是知道的,他是这个酒吧的老板,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爸爸。我问她,二哥老婆知道你吗?果儿喝了一杯酒,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和我说,他说会离婚娶我的。

我想说些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随着日子慢慢过去,和果儿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多,她和我袒露的故事也越来越多,比如,其实之前她用网贷借了一大笔钱,还不起了,所以只能各地奔波,防止被债主追上;比如,她之前谈过很多很多的男朋友,其中不少有老婆或者女朋友;再比如,其实她身上很多地方都是假的,不过她觉得美最重要。

后来,她和二哥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作为朋友,我建议她不要玩火,二哥不会为了她放弃家庭的,她为此和我赌气,不和我说话,觉得我不支持她,看到她这样,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因为快开学,我就不再去酒吧兼职了,与朵儿见面的次数一下变少了。突然有一天,她打电话告诉我,她和二哥吵架了,原因是二哥晚上喝酒不接她电话,她和我哭诉,二哥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我知道她的猜想是对的,但是为了安慰她,只能顺着她说不会的,二哥一定是忙。接连好几天,她都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二哥不回她微信,也不接她电话,让我去陪陪她。

我们许久不见面了,这次见面我明显感觉她憔悴了,虽然她的工作一直日夜颠倒,吃饭也不规律,但是这次她面色真的不太好。她一直在和我哭诉二哥的种种行为,说以前对她有多么多么好,然而现在却连电话都不回一个,她明明比他家里的黄脸婆好很多······我始终做一个忠实的听众,当她情绪崩溃适度的给一些安慰的话,除此之外,无能为力。

我试探性的问,万一二哥和你只是玩玩,你怎么办?朵儿愣住许久,终于开口,她说她已经离不开二哥了,因为她怀孕了,一周前刚查出来的,已经一个半月了,医生和她说,她之前打胎次数太多了,建议这个生下来。我瞠目结舌的看着她的肚子,好像知道为什么二哥突然消失了。

当然,我也能理解朵儿,一个30岁的女人,漂泊无依,遇到一个可以为自己遮风挡雨的男人,这次可能真的走了心。

有一说一,我是很佩服她30岁还能有这种为爱奋不顾身的勇气,也心疼她的倔强和一意孤行。哭完后,她和我描绘和二哥的未来宏伟蓝图,比如她可以帮他招揽生意,如果再开五六家分店,也可以帮他招来很多优秀的歌手和乐队等等。我疑惑问她,那家庭呢?你们的家庭,你怎么打算的?朵儿没有说话,这是她第一次被我问住,不回答我。

那次后,我便又很久没有见朵儿,她也没有联系我,我猜她应该和二哥和好了。大概一个月后,她给我打电话约我出来聊聊,这次她的声音非常平静,我觉得这不像她一直以来风风火火的性格。

当我再见她,第一眼居然没认出来,她胖了很多,脸上也没有化妆品的痕迹,好像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生气。看到我的诧异,她略微扯动了嘴角的一点弧度,然后和我说起这一个月发生的故事。

上次我俩分别后不久她就去找二哥摊牌,希望二哥能给个明确的回复。不出我所料,二哥失踪了,朵儿大闹了一场,最终是二哥老婆出来摆平这件事了。我也是后来得知,二哥老婆是赌场上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我不知道她用什么手段说服朵儿把孩子打掉,最终结局就是逼着朵儿拿了三万块的营养费,并承诺等养好身体就离开这个城市。说到这,朵儿的眼神里已经没有往常的光了。

朵儿还说,被推进手术室前的那一秒她还在期待二哥能出现,告诉她孩子不要打了,他会娶她,但直到她被推出来也没有看见二哥,他把她的所以联系方式都拉黑了,就像斩断了她对他的情丝。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临分别前我紧紧拥抱了她一下,说了句我自己都觉得很可耻的话“找个好人嫁了吧”,说完我就后悔了,但那瞬间能做的好像只能是说这么一句。

那天晚上她便离开了这座城市,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不禁在想,究竟有多少城市她是这么悄悄离开的?

我是个情薄的人,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会爱一个人轰轰烈烈,甚至甘愿卑微到尘埃里开出一朵小花,为此之前还对此耿耿于怀,甚至怀疑是不是我有问题。遇见朵儿后,我突然一下子释然了,也许每个人对感情的定义都不一样,朵儿太缺爱了,所以只要出现对她嘘寒问暖的人,她便以为这是“真命天子”,遇见二哥这件事,我以为她会吃一堑长一智,然而事实却是,不久后,她在另一座城市的一座酒吧遇见了下一个“真命天子”,两人把酒言欢,很快就进入热恋,二哥的事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漂在一座陌生的城,一个人难免孤独,我不知道这座城市有多少个朵儿,情感也许确实是填满心灵的良药,但究竟要以什么心境去面对有可能转瞬即逝的感情呢?

听到朵儿又恋爱了,我还是很开心的,因为我知道她还是她,那个在感情里勇往直前、横冲直撞的朵儿,真心希望这次能择一城,爱一人,成为洗手作羹汤的普通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