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之间可能会有一些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还有一些自我主义者我无法忍让,当机立断马上怼回去的,可能是每个人的性格差异跟每个人的生活跟家庭差异。特别是宿舍之间的相处,来自四面八方的舍友,来自四面八方不一样的生活习惯跟每个人不一样的性格。

记得有一次我的舍友晚归被锁在门口了生管不给开门,我在门缝里看见了他们,而等他们回来了,其他在宿舍的舍友就跟他们说“我在门缝笑他们”,他们就集体合起来怼我,整的我怎么说都很尴尬,最后我选择沉默什么都不解释不说,可能就怪当时自己的好奇心想去看吧,毕竟那时候自己还很懵懂,闹了几天的变扭没有人陪着是吃饭没有人陪我上课等,变成孤立了,好像这样的情况延迟了有一个礼拜吧,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又跟我讲话了,可是平时星期六日他们老是约着一起去酒吧彻夜不归,而我因为心脏无法承受那么大音响又不敢一个人呆只能每个礼拜都回家,慢慢的我跟他们的共同语言就变少了,可能就明天一起吃饭一起上课罢了,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可能得了自闭症吧,心里有很多事情憋着说不出来,也没有人可以倾述,有一段时间我脸上看不到一点儿笑容,封闭了自己,我们职校班主任发现了,便找我聊了聊天,他是我们学校心理老师,专注青少年心理疾病的,他问我是不是觉得每天很累没意思,我并不想跟他吐露自己的心声,因为我觉得这样很丢人,不想让他知道是因为自己不合群社交能力不好导致自己没有朋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从班主任找完我以后舍友们对我都很热情,经常约着聚餐逛街什么的,后来要毕业了我才明白,原来那时候是班主任跟他们说要找我多聊天都陪我玩耍。

到了第二学年因为宿舍不够导致我上铺的空位也搬了一个我们班的,他平时很不注意个人卫生,经常不洗脚还脚臭老爱踩着我的床帘爬上去他的床,每次都让我很讨厌,还有每次带一些水果放柜子里长蚊子,柜子刚好在我的床下面,我经常跟他讲可他老是不放眼里,他也有很多生活习惯导致全宿舍不喜欢她,他经常趁我们睡觉时突然大笑吵醒了全宿舍,被全宿舍怼,可能这些都是差异吧,但是如果各退一步就可以相处的很好的,如果你要求别人包容你那你也要先做好自己。

慢慢的我也在这些奇奇怪怪的自我风格里生活了3年,毕业季的时候我们还是一样难舍难分,感觉光阴似箭吧,可能在这3年里彼此没有好好相处但是都得到了自我成长,没有同一条心,但是一起走过了3年走到了最后,可能这就是最后离别时的悲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