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大善是“理解”2019/07/2207:26

  人性的大善是“理解”。理解他人,理解自己,是治愈和一种更深层的内涵。 

  抖音上的一句话:“我一点都不感谢那些让我伤心煎熬的事情,那些比别人多经历的苦难和暴击,并没有让我成为更好的人,但我感谢那时候的自己。”其实,起伏跌宕过来的那些人又何尝不是这种心态,命运让他们曾深陷困境,却也磨练出他们坚韧的心,最可贵的是这类人懂得真正意义上的“理解”。看似通俗却不俗的二字是历经多少辛苦,在身心的善与恶之间多次的徘徊不定才换来的。相同经历的人的更能理解彼此,更能治愈彼此,更能对正处于相似经历的人对症下药。 

  之前,买了一本书——太宰治的《人间失格》,收货签收之后拆了包裹,却不敢看,一直将它放在床头。 

  有一天,百般无聊之际,终于决心拿起尘封已久的《人间失格》来看。 

  不得不承认当我一页一页去认真感受写这本书的人,发现根本无需费神地去揣测作者的感受,因为这本书仿佛就是将潜在的“我”,哦不,将潜在的“人性”掘地三尺地,挖了出来然后赤裸裸地展览在那白纸黑字里。我一直是个爱看书的人,可是却怕看这本书,因为里面写的东西太摄人心魂,太容易让人共鸣,那种被人循环递进地击中了要害感,被坦率在书前,像敏感的内心小心翼翼躲避着一切却突然被一亲芳泽的感觉,赤裸裸的绝望感却又的的确确如实地反应了一件事实的“确实如此”,让人沦陷进抑郁之中,像正释怀却又不能释怀。也许人性本就丑陋不净,妄图一生都极力将自己隐藏起来,在命运的牵引带动下,不幸的人生让我在途中频频暴露了自己。例如,当我为了自己的利益对别人撒了谎,我发现了我的自私。当我违背了自己意愿去做一件事情,我发现了我的虚伪。当我遇见了《人间失格》里像崛木那类虚伪善变的人,竟然暗自去诅咒他……而我却发现不了我和崛木之间其实存在着一样的本质。我控制不了,所以纠正不了,所以一切其实源于我根本意识不了,如果我意识得了自己就能理解别人,而不是随波逐流一样揣测和攻击。当我能意识得了就会明白人和人的本质其实都差不多,一切如梦只是一个早醒了和一个未醒的区别,做梦的过程明明都大径相同。 

  让我醒来的是一部叫《悲伤逆流成》的电影,当场稀里哗啦地哭了三次,让我感触特别深,剧中唐小米的虚伪深纠下去是因为无助,总有世事不能被人理解。被校园霸凌因为被易遥撞见并且心滋怀恨,而那怀恨不过是因为内心太过无助和惶恐以及内心太惧怕,怕被更多人知道不堪落魄的自己,如果当时易遥能不计前嫌作出抚慰和理解会不会结局就不一样了,当然并不是质疑反对易遥的做法,每个人的做法不过都是在暴露潜意识的自己。不过人和人只要产生一点分歧,都会让敏感一方的那个人如临大敌,而因为那件事胆战心惊的唐小米认为的自救,就是抓住易遥的把柄以威胁的方式获取等价挟持的身心慰籍,从而才引发后面一系列的悲剧。 

  剧中,易遥说:“人的天性就是趋利避害。” 

  其实不仅仅对人,连人对自己也更是这样,将光明殷勤虚伪地表现出来,将肮脏龌蹉小心翼翼地藏了起来,等哪天不到迫不得已,清醒过来才感同身受感慨:才发现,原来是这样,原来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在这之前,我好像貌似也如他们一样。我不愿去理解我不理解的人,继而,将不理解的人在心里完全定了形,认为他就是如此不堪,认为他无药可救。只因当时不能理解,现在反倒觉得那时的我才像个蒙昧无知的人,一定是被雾遮住了眼睛,偏要当一桩一桩相似的事件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才感同身受。 

  佛陀说:“自己受过苦,方知众生苦”。 

  因为自己经历过,所以更能明白别人的处境。怜悯自己所以怜悯他人,后来,我渐渐将一切都包容起来,因为每个人其实都应该被予理解,而理解实在是太重要了,如果人人能理解人人,世界就不会太为难人了,看不见的伤痕都会因为被理解而渐渐散淤,让因为不能被理解而隐藏的东西得到释怀,让不能被窥见的东西见光,让自己发现并且矫正思想,接受和坦率本心,才能真正回归快乐。 

浏览量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