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叛逆期,是从21岁开始的。并且愈演愈烈,持续了整整四年。

2014年的那个秋天,21岁的我,本该上大二的我,辍学了。辍学的原因,是我的无知。

一心只想学中文的我,却在填专业时犯了一个错,被调剂到了英语专业。浑浑噩噩的学习生活,越来越孤独的心情,终于让我在大一下学期产生了逃避的念头。我从小心思敏感,知道靠打工养三个孩子的父母有多不容易。我害怕四年的时光在这里荒废,无所作为,却增加父亲的重担。我害怕四年学业完成连专八证书也拿不到,没法找到一个所谓的好工作。我在宿舍厕所里哭着打电话跟父亲说,我不喜欢读英语,不想读书了。父亲沉默了很久很久。我的辅导员问我,你是不想学习英语,还是不想读书呢?答案是明确的。于是我递交了转专业的申请。然而申请批准迟迟不下来。直到暑假结束也没有消息。

那年的八月份,母亲说,你干脆去啊婷家的幼儿园当老师吧。母亲跟我列举了在那里的种种好处。我还在等消息。八月的最后几天,啊婷催促说,你要来吗,不来我要重新找人了。我焦急地打电话去学校询问,仍是没有消息。我知道我的内心里还是想回学校的。可是九月马上要开学了,父亲身上压着三个书包,很是疲惫。我跟母亲说,我不知道怎么办。父亲说我是一个没用的人。让我放弃挣扎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父亲的这句话。我满心委屈,赌气说道,不去了,去工作。从此断送了自己一条阳光大道。

那年的九月,毫无经验的我迎来了一群难以管教的孩子。短短5天,我的喉咙肿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一张嘴就疼。事先说好的没经验有人带,却由于人员变更人手不够变成我一个人。由于怕孩子出事,从八点到下午五点,不敢让孩子离开我的视线,我忙得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精神的高度紧张,工作上的无人指导,让我身心俱疲,脾气越来越大。每天回到家里,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谁也不理。我愤怒啊婷说的比唱的好听,我气母亲看不出我工作上受的委屈和疲惫,我嫉妒还在上学的妹妹。我越来越后悔。

我开始口不择言,专拿戳心窝子的话膈应家里人。我开始变得叛逆,让我往东我非要往西。我越来越沉默,越来越不爱与人交往。我想我从小乖巧到大,从无所求,却不知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我恨自己想太多,恨自己年幼无知,恨父母无所作为,恨兄妹恨家人恨朋友,无所不恨。黑暗情绪日日滋长,脾气越来越大,陷在自己的暗无天日的世界里,日日悔恨。却仍是无法回头。

朋友来看我说,你要走出去。我根本走不出去。没办法,毫无办法。我听到他们说新来的谁谁谁,才中专学历,却是幼师专业,工资比我高多啦,人家是专业的,我们都得听她的。我很难受。园长说,你可以去报考两年半的成人大专呀,提升了学历工资会涨一百元,我的心仿佛在流血。我好好的二本大学不读,却要来报考成人大专。现实的落差和心理的不平衡让我在无底的深渊垂死挣扎。这以后的四年,我没有一天好过。有关于读书学历,只要说起,就会眼眶泛红。因为越工作越发现学历有多重要。我觉得自己一事无成。每每夜深人静,泪湿枕巾。午夜梦回,依旧肝肠俱断。伤心,是一种最堪咀嚼的滋味。那几年,哭也不知哭了多少回,仿佛一生的眼泪都要流尽枯竭。

2018年,我来到厦门工作,和叔叔婶婶一起生活。遇见了很多快乐的人。婶婶是一个很有情商的人,我受她的影响看开了很多,慢慢学会了接受现实不抱怨。能开心,就开心。我知道岁月不可回头,我只能往前走。但知道归知道,我花了四年的时间才走出自己设的死胡同。三毛说,岁月极美,在于必然的流逝。春花,秋月,夏日,冬雪。

人的一生中,总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有的人一蹶不振,有的人吸取教训,化为力量。我恨“悔”这个字。沉舟可补,覆水难收。若你真正明白“悔”这个字有多沉重,想必也是有过一段撕心裂肺。我也曾深切体会这其中的无能为力。可木已成舟,追悔莫及,悔不当初也于事无补。

时光最是公平,一去不复返。人人如此。某一日眼泪终于哭干,也便想通了。亚里士多德说,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时间碾碎。所有的一切。我们终将化为一抔黄土。今日的荣耀或昨日的过错。再精彩的一生,也逃不过死亡地追捕。再平庸的一生也会化为尘土。如果想明白一切最终都是一样的结局,你就会发现,过程才是最重要的。假如今天不走出阴影,就平白又浪费了一天的快乐。

活在当下,才能把握每一分每一秒。假如你也曾犯货无法弥补的错误,请你,一定不要回头,向前走。岁月极美,在于必然的流逝,不管开心难过终将过去。既如此,为何不让自己今天开心,明天也开心呢?心之何如,有似万丈迷津,遥亘千里,其中并无舟子可以渡人,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祝愿所有陌生的你们,十丈软红尘中,不掉到自己的陷阱里去,不忘记人生的目的其实只是快乐。

今夜,打下这些文字的我,仍是红了眼圈。但我知道,这一切已经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们一定要把握好,每一个当下。书一定要读的。而人生,最重要的是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