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在海边餐厅约见一个很重要的客户,老板说他要亲自上阵,让我当司机,我暗自庆幸,想着今晚终于不用喝酒了,顺便还可以看看大佬间的pk,但预防万一我还是买好了醒酒药,因为我不知道老板的酒量。

到了晚上,老板跟客户互相推杯换盏,一杯接着一杯,一句接着一句,果然应了那句话:喝最烈的酒,吹最大的牛。两个人一直喝到了深夜,我不由地佩服起老板的酒量,客户已经吐过三次了,老板依然面不改色,还在那里敬酒,最后客户还是投降了,于是酒局结束。在送走客户后,我就开车送老板回家,心里还想着醒酒药用不着了。

“停车!”,老板突然的一声,我急忙刹车,紧接着老板立刻冲下车去吐了,大约过了十分钟,老板才缓缓抬起头来,我连忙递了一瓶水和准备好的醒酒药给老板,老板看了看醒酒药,然后看了看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去了。吃了药,老板清醒了一点,他虚弱的瘫坐在海边的长椅上,我只能站在他的身边,他摆了摆手,让我坐下,然后问我:“你知不知道你人生最后会到达哪里?”

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我一脸愕然,也压根没想过这个问题。

老板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模样,跟我说起了他的故事。

我小时候家里非常的有钱,爸爸是做货运的商人,我妈是一个戏剧明星,我很小的时候就立志要做一个像我爸爸那样的人,所以我小时候非常的懂事,虽然家人很少陪我,但我非常体谅他们,可是好景不长,在我十岁那年我爸破产了,真的是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穷人家,我妈由于嫁给我爸以后就过上了富太太的生活,她受不了这种穷困就转嫁给了另一个富商,就剩下我爸和我相依为命,可是祸不单行,我爸受不了这种打击在我十五岁那年也抑郁而终,所以十五岁那年我就得出来社会摸爬打滚,做过学徒、当过民工、服务员、甚至拉过粪,最后借着一个建筑项目成了包工头,赚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我那时心里就在想我终于可以成为一个像我爸那样的商人了,后来拼命的承包项目,财富也越积越多,在我三十岁那年终于成为了当地有名的建筑商,那一年我结婚了,跟一个普普通通的姑娘,因为我觉得她不会像我妈那样。也是在那一年,我跪在我爸的墓碑前,哭的跟他说我成为了他,他没有丢人。

我原以为我的人生从此就会一帆风顺,可是老天好像就喜欢看我沉浮,31岁公司一个建筑项目就出了事故,死了11个人,公司执照立刻被注销,资产被冻结,我也被判了刑,在我坐牢期间我老婆带走了我所有的财产,然后不知所踪,一封信也没给我留下,是我的律师告诉我我才知道,但我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觉得心是死的,我最终还是迎来了我爸那样的结局。那时起每天在监狱里都想着如何死去,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就这样在监狱里过了一年后来了一位很老的狱友,六十岁,我叫他刘叔,他进来那时我躺在床上,没有看他,他问我:“年轻人,这么快就放弃自己了?”我没有理他,继续睡觉,他见我没有理他,便自言自语地说道:“哎,小时候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现在六十岁了,依然还是什么样的人呢…”

我被他这句话给激醒了,我坐起来,盯着他:“你小时候想成为罪犯?”

他摇了摇头,笑着说:“怎么可能,我小时候想成为一个见义勇为的人!”

“那你怎么进来了?”

“上个月看到一个小青年在调戏一个小姑娘,没忍住打了他一顿,结果打成重伤住院,这个小青年家里又有背景,就进来了,不过时间不长,就两年。”

“你后悔吗?”

“不后悔,可是打人毕竟不对,如果可以重来我会换一种方式,出去后我还是会见义勇为,但要聪明一点了。年轻人,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没有回答刘叔,只是对他说了声谢谢,后来我就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在监狱里面积极表现,终于在35岁那年提前出来了,我出来以后立刻就过来这边了,经过这些年的打拼,又成为了我小时候想要成为的人,或者说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那样的人。

听到这里,我深有感触,本来我小时候那个未来的模样已经渐渐模糊,但听了老板的故事,却又逐渐清晰了起来。

老板看着我,笑着说:“小孙,你还很年轻,所以你要时刻谨记着,人生就像一列火车,只要你知道自己的目的地,不管火车线路是平平坦坦的,还是曲折漫长的,最后都会到达目的地,你只要保持初心,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