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带孩子体验早教课,其中经历的日式早教体验是真正得“震撼”了我,却并未能“撼动”我。一走进小教室,老师拿出的教具是日历,教小朋友今天是几号(我们才两岁),孩子一个劲的哭得要出门,老师于是开始放歌,惊呆的是歌曲是算术公式,四加三等于七,三加五等于八……别说娃子,连我都略感丝丝压抑,但出于家长身份只能尽可能安抚孩子让他尽可能听完整节课,没想到根本没用孩子哭更厉害,声嘶力竭得试图将小手伸向门口,外面的儿童乐园更吸引他。那扇门由于装修得真的和教室很像,不经把我的记忆拉回到初中。

我的初中四年极其压抑,偏科相当厉害,数学挂红灯是常有的事,也常倒数;相对英语基础扎实一直稳步在中上游,但随着理科的越学越差,自信心下滑,影响到了我的文科,逐渐我的综合排名开始下滑。并且每次报分数数学老师都会从高到低让我们一个个上去领考卷,所以分数排名就像地位划分一样每个人心里都有了那会的“阶层意识”,那看你的眼神就是怜悯和不屑。我的青春期就在一个优渥的环境由于拔苗助长得不成而一直受挫,性格也开始趋于内向,和父母的交流几乎是零,内心强大的压抑和自卑让自己觉得兵临抑郁。不出意外得,我考上了一个很不起眼的高中,而我的初中属于重点基本人人都上了重点高中。

读惯了好学校,想着即使借读也能去重点,虽然压抑,但也不差那么几年,也许人就像陀螺一般被旋转惯了吧,冷笑。父母为此特别开了个家庭会议要求我一起参与,最终的结论是不借读,是什么水平就读到什么水平。借读不属于该笑学生,就好比劳务工没有编制,更会被贴标签,除了氛围,读不出还是读不出,不如发挥实际水平也不用这么累的硬是要跟上,高考重要,但不是终点,成绩重要但不代表低头。但成长是一个过程,健康快乐重要,尤其是心态上的。

不得不为父母的决定点赞如今想来也是感激。高中虽然很差,但我由于英语底子好一直第一,做了凤舞这么多年竟然做了鸡头,那种时常第一被老师重视的感觉真的很自信。至于理科班上的人都不理想,自然我就不显得那么落后,而一直是以好学生标榜。母亲说那几年我的眼里是放光的,说话也有底气了,性格从完全压抑的内向完全得变成偏外向。家人感叹,遵循生长规律能换来如此宝贵的东西,信心,对学习对生活的信心。

后来初中同学聚会,就我能和班主任交流自如,饭桌上也丝毫不胆怯,而我一说话,边上几个女生就开始窃窃私语,眼神里满是嫉妒和不满,言下之意什么时候这么能说,我不应该是沉默低头派的吗。是啊,就是自信,充满爱的环境造就了一个心里健康,开朗活泼的人,我是如此幸运,父母没有对我给予不切实际的厚望。

还是那扇门,回到了现实,孩子哭着要出去,我毫不犹豫得和销售说状态不好,今天就算了我带他出去玩吧。销售人员满是无奈,说很多两岁孩子经过培训能辨别十几个国家的旗帜,真的很厉害,教育是投资投资不了自己当然投资孩子。我抱着孩子坚定离开了。

认识这么多国家又如何,孩子有快乐吗?无非是给想炫耀,急功近利父母的筹码,什么叫投资不了自己投资孩子,因为孩子适合拔苗助长是吗?鸡娃为什么不去鸡好自己,而是去摆布控制弱小呢,事实证明如果当时拔苗助长去重点学校借读,一定会多压抑三年,完美的青春期心态就给破坏了,成长也没了色彩。成绩上不去还真的得了抑郁症。

所以,万物要顺应规律,拔苗助长,必全盘皆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