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一个愿你拿努力来填补聪明的人”,这是别人对我最常见的评价,听到这句话我心绪万千,开心和无奈都会迎面而来,原来我是一个不太聪明的人,而原来我也是一个会努力的人,可这样的人在别人眼里从来不是闪光的,往往透露的都是可惜的目光。可我从来都相信人总有一处他是值得被发现和挖掘的,被挖掘出来的智慧,往往可以脱胎换骨甚至是改变人生,而此时我正强烈感受到了这种强大的力量,我始终深深的感恩着这世界还有这样待我的种人。

读书的时候我也总是拥有这种招人讨厌的气质,我是一个成绩不太理想的人学生,但是也是老师眼底下的好学生,我时常总是抱着既然智商不够,那我用时间来凑,我花多一点时间在学习上总是可以填补的,但是却总是被很多人在私底下议论我这种盲羊补牢的无力之举。我也总是能从别人的口中听到强大在交流有关我学习的气息,“那个人那么努力最后还是靠的那么差,怎么还这么坚持的在学习,真的难得”,每次都是低头一笑的我似乎已经习惯了,可是每次经历我一样像是被揭开旧伤疤的患者步入悬崖,无路可逃、也逃无可逃。于是我努力但没有成功的结束了中考,虽然短暂的高考暂时性的掏空了意志,但也幸好我是一个乐观的人,我始终相信我身上是有可塑造的才华的。这种想要表现自己的情绪已经到了意识的极限,于是我参加了一场大学演讲,我似乎想要告诉大家我也可以是一个聪明的人,我也可以做到被人做不到的事情,我狠心的将自己的稿件投到了比赛的初试当中,最终也通过了初赛进入了复赛,但我面临着人生的一大挑战,我即将要站在上百号人的舞台,面对专业的老师评委展开演讲,这是我做梦都会紧张到吓醒的场景,但可笑的是我现在的工作是一名讲师。

我大学的一位老师,她是一位非常有独立见解、个性鲜明的女性,第一次见她是在大学军训的时候,第一感觉是一位我无法接近的智慧女性,但是她笑起来却是很亲近的。我以为大学时期我将和她仅仅只是擦肩而过,可后来我的生命里多了一个要还恩的人。她是第一个看出我眼睛里有团火的人,“你是一个善于用文章来表达自己的人,你的文章有很强大的个性,你不该是一个安静的人”一语命中了我的泪点,其实参加演讲比赛也是这句话的的激励。

后来训练我演讲的还是这位老师,我们在一个四下无人的教室、街道放开的演讲,当然一开始我总是不敢的,老师说“你要放开自己,世界就是你的”原来敞开心扉的说话,才是舞台最有力道和味道的,所有演讲的语调、气息、肢体动作、走位、谢幕都是那么的完美、最后我的老师她笑了、但是远处舞台的我哭了,没有她,我或许不是自己。

上帝总是会安排完美的结局,我当上了企业的讲师,演讲成为了我最擅长的一部分,我细想着我还是挺聪明的。我的老师有了双胞胎的宝宝,我们相聚时总能不远处会心一笑,她说她当时也不清楚我为什么可以演讲,只是想试试这一火把能不能生出火花,却没成想生出了我生命的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