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微风肆意的初夏,午睡后睁开双眼,颓丧地坐在电脑桌前,总想起《大话西游》里周星驰与朱茵饰演的故事场景,《一生所爱》的歌曲旋律一直在脑海回旋,多少男孩渴望的女生,又有多少女孩渴望的男生,成了我们岁月了抹不去的记忆,就像一杯陈年美酒,细品不禁潸然泪下!从前包括现在,过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那些模糊的碎片影子在我一次次敲打键盘的时候慢慢拼凑成一幅鲜活的故事。

那是1998年的冬天,天气寒冷下着雪,我的母亲正在亲戚家喝喜酒,那时候正待临产。大伙儿一时高兴之际,也许是我不太乐意,我妈喊疼便立即送往镇上医院接生,于是我就出生了。依稀记得那是我有生之年见过的第一场雪,洋洋洒洒地飘在空中,落在头发丝儿,脖颈间,衣服上,甚是惹人可爱。你问我为什么记得,因为通过姑姑们的照片和老妈的讲述。小时候的我调皮又好动,喜欢玩雪,喜欢汽车,喜欢漂亮衣服,肥脸上红彤彤,形似高原红。如今我的家乡自我懂事以来,就再没见过一场雪了,任岁月变迁,一切已是物是人非。

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一位姓白的温柔漂亮的女老师,我不记得模样,但我依然记得那段幼儿园时光。5岁的我在院子里是小老师,帮助老师处理班上各种事务,站在前面唱歌和跳舞的总是我,因此有不少家长认识我,甚至隔壁一家卖猪肉的大叔还经常和我打招呼,好像所有人都非常喜欢我。我度过了一个快乐又轻松的幼儿园时光,我永远记得那个善良又温柔的白老师,就像她的姓氏一样纯洁美好,只是现在竟不知是谁了,也不知身在何处。也许有些东西总是在记忆中才显得那么珍贵,那么可敬!

我上小学是在老姨娘家生活的,她很慈祥,人很好,特别是对我的疼爱,可能是我比较招人喜爱,机灵活泼的天性给了我自带制造快乐的源泉。我虽然寄人篱下,但却并不像林黛玉那般被人冷眼讽刺,区别对待。反而更受老姨娘一家子的宠,我的伯父伯母老喜欢争着让我和他们一起睡,我的哥哥姐姐放学回家总是会给我带零食。最重要的是老姨娘总喜欢把我搂在怀里,把她小心珍藏的糖果从衣服兜里颤颤巍巍地掏出来,哄我开心,看着我满心欢喜地吃着糖,她总是咯咯地笑出声,再摸摸我的头。现在已经不记得那张真实的面容了,我的老姨娘早已逝世,记得那个站在旧祠堂外的我,看着人群混杂,听着哭声一片,内心害怕惶恐,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对死亡产生难以言说的恐惧。后来的我对生命有了说不出的敬畏。甚至孩童那个最好的玩伴,大家总爱玩笑似地问我:“你长大以后要嫁给谁?”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嫁给伊尔吃饭。”不知道是不是大人们有意的教育,还是因为和伊尔每天在一起玩的缘故,总之童年时期的我总离不了伊尔的身影,长大后才知道她是一位女生,懂事后见过几次面,却再没有原来的熟络,只不过见过,竟生了几分,宛如从未存在的友谊。

世事无常,该放下的自然就得放下,过去那些数不清的时光终使我们在人生之路上走得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