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今年5月13日,我跟男朋友在一起就两年了。其实我们相识很早,大学四年都是同班同学,他是团支书,我是学习委员。我们一起参加过排球赛、乒乓球赛、校运动会、志愿者协会、班级聚会等集体活动,也一起拍过纪录片、MV,总之很熟悉,很哥们儿。

那时候都只觉得对方人还不错,很靠谱,性格也好,有求必应的那种。我们宿舍四个人,有三个妹子找他修过电脑,他也是随叫随到。他们宿舍的几个人,我也非常熟,平时没少催他们交作业,还给他们的视频作业客串过女主角。不过那时候,友谊的大树枝繁叶茂,爱情的种子却迟迟没有发芽。

大学四年时间,我们俩留下的只有一部共同署名的记录片,还有毕业晚会上的两张合照。

毕业晚会那天,男生西装革履,女生精心装扮,仿佛在经历一场人生洗礼。高级酒店里富丽堂皇的装饰,晶莹梦幻的琉璃吊灯散发出醉人的光芒,大家推杯换盏,既对过往依依不舍,又对将来壮志满怀。

酒过三巡,微醺的我也开始自己的表演,找老师敬酒,跟同学合照,似乎在用一种悲壮的方式,结束这些似有似无的情义。只是走到他那一桌时,心里莫名一阵伤感,想到以后天各一方,从此失去一个值得依赖的朋友,真正感受到了离别的疼痛。他倒是没什么,言笑晏晏,随便跟我拍了张合照,就跟兄弟继续喝酒了。

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他去了厦门,放弃本来的新闻专业,转行成为一个程序员,我来到北京继续读书。

离别虽然痛苦,但时间会抚平一切。随着新生活的铺开,我也逐渐淡忘了以前的一些人和一些事,只是电脑再出现问题的时候,还是会找他远程修理,联系频率大概半年一次。不冷不热,不远不近。

2018年三月,在一次聊天中,听他说想辞职,我随口说“那就辞了,来北京找工作吧”。没想到一个月后,他真的来了。后来听说他来之前,特意回了一趟泉州,看看母校,然后就北上了,他甚至没有告诉家人他要辞职,也没说来北京。

缘分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可能我们谁也没想到,毕业两年后还能再在遥远的北方相遇,而且还牵手走到了一起。

我们两个都很普通,甚至在别人看来有些傻,不追名牌潮流,不爱张扬炫耀,但是我们能感受到在一起时点点滴滴的幸福,很简单,也很心安。就像他曾在自己笔记里写的一句话,“今天跟琼珊一起跨年,爱”。

虽然我们在美好的大学生活中错过了彼此,但缘分又在某一天把我们带到对方面前,也许这就是“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才能真心相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