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90后,我有一个姐姐,当年6岁,那时计划生育很严,当时我妈为了能传宗接代,能在生一个弟弟,就把刚出生40天的我抱给一个素昧平生的家庭里抚养,直到我7岁那年我到了要上学的年龄,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有另外一个家庭,那就是我的亲爸亲妈,但是在我7岁之前的记忆我几乎都没有了,我只依稀记得当时我亲爸妈把我从干妈家接走的那天,我有多痛苦,他们是强行把我拉上三轮车,当时感觉我的天都塌了,莫名其妙要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生活,他们的脸我都好陌生,我很害怕,回去以后我不敢吃饭,不敢说话,不敢睡觉,整天哭,我想回到之前生活的地方,我不明白我的生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完全接受不了,回去的那几年里,我天天盼望着放假,那样我就可以去干妈家了,在我心里那才是我真正的家,我还记得我八岁那年,弟弟欺负我,我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走了20公里路,从天亮走到天黑,家里人急坏了,而我心里并不觉得害怕,因为我想到我能去干妈家了我就觉得很开心,很欣慰,天再黑,路再难走,都值得……第二天我爷爷去接我,我打死也不回去,我说要跟我亲妈断绝关系,长大以后我会补偿她养育我的钱,我只做我干妈的女儿,爷爷后来是半拉半拖的把我弄上车,我还是躲不过命运,回到家以后我的噩梦又开始了,我家离学校并不远,可是我往往是最后一个到学校的人,因为我每天早上起床要扫地,要做早餐,要洗碗,中午也要洗完碗再去学校,周六周日我要洗全家人的衣服,我在家吃东西只有晚上偷偷在被窝吃,我从小没有穿过新衣服,都是捡姐姐们穿剩下的,而妈妈每次去县城都只给弟弟买吃的穿的,我从来就没有份,当时我多希望自己快点长大,快点长大,长大了我就不用依靠他们,不用再受他们的嫌弃,后来上了初中给我的生活费根本就不够,但是我不敢多要钱,只能在学校跟同学借钱,去同学家蹭饭,勉强混过了一个初中……初中毕业以后帮表姐看店,一个月1300块钱,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再向家里要过一分钱,终于不用再依靠那个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