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下日历,地狱模式开年的2020年居然已经过去了六分之一。时间磨人般的残酷,想起小时候去庙里看到的十八层地狱图,那是我第一次那么直观的感受到酷刑的残忍、多样和吸引力。

地狱图的其中一层便是“磨人的小妖精”。那些糟踏五谷、贼人小偷、贪官污吏、欺压百姓的人,会被小妖精放到石磨里面,头朝下细细研磨,坚硬冰冷的石磨里缓缓流出混杂着血、骨头和毛发的混合物,这番地狱盛景真有点死亡朋克的感觉。

从小庙里出来后,十八层地狱的热闹景象,总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自己仿佛是迷途的但丁,鬼使神差地被引诱进了一座小庙,强制又自觉地让自己小小的脑袋经历了地狱的强烈洗礼。

没有人跟我解释这些画面意味着什么,也没人跟我普及什么是十八层地狱,什么是罪孽和惩罚。所以我并没有从中领略出什么高深的道理,当然也没在数年后创作出《神曲》这样的传世之作。

恍恍惚惚从小庙挪出去,我猛灌了一口说是能说是能净化自己的井水。我没有关于罪的认识,喝水的动机纯粹是因为害怕而口干舌燥,毕竟不管是磨人的小妖精,还是刀山火海地狱,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已经直逼僵尸先生“磨出来”的底线。

惊悚恐怖的回忆好像总是能吞掉好多模糊的记忆。不管人类大战甲壳虫,还是林正英调戏小僵尸,我很明显和大多数小孩“因为怕而不看”不一样,我越怕越看。不知道是为了和别人不一样而看,还是逐渐开始享受恐惧,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开始用自己看过的恐怖片段残害其他小朋友。我弟弟尤其深受其害,他至今无法接受恐怖片,给钱都不看。小时候的恶作剧让我失去了很多观察别人恐惧表情机会,丧失了很多乐趣,甚是遗憾。

所以,恐惧对人真的有约束力吗?几乎每种宗教,总会有燃烧着赤焰,火红干燥的地狱乐园,里面的人和小兽赤身裸体,面貌丑陋。但再恐怖的地狱都无法阻止人类的罪恶,人们已经逐渐麻木的西方红衣大主教的娈童丑闻,韩国新天地邪教微笑叫嚣着的“哈利路亚”……他们真的相信地狱吗?他们可能和小时候的我一样,只是“单纯”觉得把别人的恐惧掌握在自己手里,是很“好玩”的一件事。放不下权势和地位的统治者,总是迷信权威和来世的普通人,多么诱人又广阔的蓝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