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在十六左右开始幻想自己的生活,二十岁展开,二十四岁左右,因为现实而迷惘。有的人找到自己的原因,有的人认为生活对他不公,最后归结为运气。然而,其实都无所谓,几十年过去,大家都能活下来,谁又比谁真的快乐呢。在适合自己的年龄,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就算是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自己乐呵呵的,我都会依然觉得快乐,因为这是我自己追求的生活。

为了一个人去学一首歌,为了一个人去报考一个学校,为了一个人而爱一门课,为了一个人拼命去减肥。年轻时我们可以为了一个人去改变自己,没有太多抱怨,但最后都会明白:我做了很多事情,一开始以为是为了你,后来才明白其实是为了自己。只不过,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去做这些事。

当我第一次看到上面这段话的时候,有人说:其实没有那么多为了,只是不想让自己后悔,说白了还是和自己过不去。鸡汤喝了一碗又一碗,千千万万的人却一直不厌其烦的喝着,不是喝不够而是这些话与你有些许共鸣,只有经历过你才会感同身受。

之前看过一句话,可惜已经不知道是谁说的了,但是这句话我相信你也经常听,“不要变成自己当初讨厌的人”,我不知道是先有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还是先有的这句话。于我而言,其实也都无关痛痒了。步入大学之后,现实是我最经常听到的词。我曾经幻想过这么一幅画面:现实就是一只魔头的存在,击败了社会,又击败了我们,但好在这只还有一丝丝怜悯之心,给我们一丝苟延残喘的机会,有的人利用这短短的时间,活了下来击败了“现实”,而有些人绝望中慢慢死去。也许我也会成为这两批人中的某一批吧,但是至少现在我没有被击败,现在不会,以后我相信也不会。而我希望我身边的所有人,都能够在这儿残忍无情的社会中好好的生活下去,也许你不是百万富翁,也不是富二代,更不是一方豪强,其实这都没关系,只要你过得快乐,每天和自己爱的以及爱你的人无忧无虑的生活,我想这就是最好的我们。

某天,喻言给我寄来一张玉龙雪山的明信片。附了一段话:去旅行的时候,有些人的行李总是多得惊人。尽管为雨天准备了折伞,为应付连伞都撑不住的暴风雨准备了雨衣,还带了适合徒步的鞋子和去饭店时要穿的皮鞋,倘若碰到倾盆大雨的日子,恐怕还需要一双长靴吧?随着想象无穷无尽的扩散,行李也愈带愈多。

成长路上,或多或少都有稀稀疏疏的路人,他们总是说你“想太多”。

喻言是我高中以及大学同学,她可是算得上一个“坏孩子”了,高中谈过一场长达一年多轰轰烈烈的爱情。

喻言也在这场恋爱中爱上了文学,她一直和我说,或许这会是一条不归路。热恋中的喻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文笔愈发的好,我已经数不清她考试作文多少次50分以上(当时作文满分60分),我其实也蛮好奇的问她原因,她说是因为对方,我也就没过多的追问。襁褓中的爱情,往往都会胎死腹中,喻言也未曾幸免失恋后的女生往往都会伤心、低迷,通过各种方式来宣泄自己的情绪。最令我瞠目结舌的是,喻言并没有那样,反而更加热爱文学,《意林》、《读者》、《青年文摘》她都乐此不疲。在高三学业压力那么大的情况下,她居然还能半学期读了六本书以上,作文水平依旧不减。都说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我想上帝为喻言打开了一扇窗。

2015年的某天,喻言又和我说,这或许是一条不归路,不知道还要走多久多远。

一次偶然的机会,喻言参加了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以一篇《在路上—写给在青春路上追梦的你》斩获山东赛区一等奖。不知是出于“自负”还是出于梦想,喻言开始尝试写点儿东西,好的坏的俗套的各种都有,身边的朋友褒贬不一,他们总说她“想太多”,为了高考,喻言也只能暂时放下这门心思。

阴差阳错的我和她进入同一所大学。

她说:“我还想继续走走,想去写一部小说,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

我说;“好啊,我做你第一个读者。”

时间过了好久,她也构思过好多,开过几次头,但都以失败告终。

她说:“我写不下去,想起要写一部小说,感觉就是鸿篇巨制,完不成的任务,还是偶尔来缪斯时就写一篇,说不定等大学四年结束,就能完成一本书了呢。”

我说:“嗯,这个想法不错,我支持你!”

喻言就此开始了寻找缪斯之旅,电影、书、自己以及身边的故事,不断的尝试去写一些东西,分享给大家去阅读,开通了微信公众号,推送自己写的作品。日积月累我相信慢慢这些文字就会变的越来越多,直到它能汇成一本书。

在这条路上,喻言走了两年多的时间了,我想这是我身边的唯一一个可以敢说敢做并且执着这么久的人,我挺为她感到自豪的。喻言曾说这是一条“不归”路,但她在这条路上了走了这么久,有嘲讽,有轻蔑,有支持。她说我很感谢那些一直支持我的人,不管好与坏,都一直在支持我的人。在每一次喻言发文之后的评论区,都会有朋友留言说:大作家,给张签名照吧;出书了一定要给我哦;坚持下去我相信你可以的,加油哦~如此等等。

喻言说:他们总是说我“想太多”,想太多,我就做太多,空想太多不如想了就去做,谢谢那些支持我的人,也许这是条不归路,不归路也会有结束的那一刻,无论成功与否,我都会自掏腰包出版这些日子写的,以此来祭奠曾经坚持了这么久的梦想。

受困于“对将来不安和寂寞”的人,旁人总会以为他“想太多”,索性只去看那些此时此刻在眼前发生的事,不把焦点放在明天或后天,也不是明年或十年后,而是集中在“现在”这一刻。路还长,天总会亮的,向着光亮那方,我相信喻言这条不归路,总会有她该收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