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11晚

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有些无聊,最近总是想起他,除此之外好像也无事可做。今天难得分外热情,想找个人聊天,最后却又不了了之。可能是我不善交际,又或是因为我发现聊天对象成了情敌,多讽刺啊。最后只能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发呆,好像这样就能偷到一点清闲。看着外面的人或闹或笑,好像让我也暂时忘却了烦恼。周围的人也都做着自己的事,娱乐的办公的,上海的快节奏使每个人忙的不可开交。我假意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妄图与之融为一体,造成没空想他的假象。我想要否认,但事实上我愈发的烦躁。总算到站,我长吁一口气,一脚迈下了车。春夏的冷风拍在短袖外露出的手肘上,我冷的一个激灵。恍惚之中发觉好像也只是好像而已。

2019.6.12凌晨

我终是无法忘记他的。

夜渐深,可我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思绪无法控制的游离去,脑海中一段一段的画面划过,最终停留在了一个教室里。那是四年前了,时隔多年我几乎要想不起他的样貌,可我清晰的记得他的眼睛。那是怎样的眼睛呢,很漂亮,真的很漂亮。午后的阳光撒在教室的课桌上,他稍稍一偏头便撞上太阳,阳光对上眼睛照出了耀人的璀璨。对上他的眼睛就像是小说里的描述,眼睛里仿佛藏着说不出的深情,千言万语汇集在内。我控制不住的长时间盯着他,不知他说了什么我便喃喃一句好。我很想他,可是我不能。

2019.6月下旬

他喜欢上的一个女生是我的好友,说是闺蜜也不为过。她是我的闺蜜时她不论是自私也好,势利也好,我都不觉得有什么。哪有那么多无私大方的人啊。但她此时是我的情敌,我便说不出一句赞同的话来。我嫉妒她,可是我不能。

我为什么不能。

2015.10月

我们之间的相处越来越亲密,逐渐步入了暧昧阶段,可能就差一个表白。我们也就止步于此,班级里的人都知道我们要在一起,但我们谁都没提过。开始或许是害羞,可在我暗示了之后他始终没有什么表示。我们开始了冷战,实际上是我单方面的冷战,我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像个蜗牛一样温吞又胆小。我期待着他的主动,他又等着我的举动,我们在短短一周里退回了朋友。同学看出了什么,大家都没有再提过。

2018.6.31

毕业那天,我装作若无其事的四周打量。班长假装不知情的告知我,他在礼堂二楼。我随手拽了她过去(对,她是我未来的闺蜜兼情敌),我猛的拍了一个同学的后背,一边聊天一边用余光关注他的反应。他看见我时眼睛猝然一亮,我不知该怎么形容,只记得我鼻子酸痛,眼泪漫上来又压下去。距离上一次我们已做了两年半多的普通朋友。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我打断再聊天的同学拉着她下楼了。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但这是我两年前想要的,并不是现在。

2019.7月上

他们要在一起了,闺蜜比我要主动,比我热情,我不想那么说,但的确死缠烂打。他好像忘记了过去的事情,很自然的和我说他们之间。我不想听,可我拒绝我们之间就没有牵绊。我累了,可是我不能。还在联系的同学说我是自己不放过自己,我想也是的。我喜欢他,或者说现在是我单恋他。

他是梦,我想醒来又不愿醒,心中似有靡靡之音警示着我,然我依旧放任自己深陷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