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看来世界上最失败的教育就是“武力”如果一个孩子要让你以武力教育,最该打的不是孩子,是教育他的父母。

其实这篇文章我想写很久了,可能看起来有些混乱因为这些故事是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写这篇文章的真实感受就是——有很多想说,但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我自己就是在这种“黄金棍下出好人”的中国传统式教育下长大的人,想把这个棍棒式教育写下来的想法在我小学就有了,当然那时候没那么高大上没那么成熟。

一,父母和孩子之间有道理可讲吗?——能听听我说话吗?

我第一次写是写给我爸的一封信,这封信写的不是我对他教育方法的建议和看法,当时也不懂,也不敢有任何建议。我现在确实记不清当时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我记得是我爸打了我之后,这封信变成了宣泄我情绪的东西,并且我现在还很清楚的记得整封信我都在问他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打我?我干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要被打的这么惨。”这封信里面我还解释当时我的一些理由。总而言之我想表达的是——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误会我了。

写完后我不敢直接给他,但又想让他看见,我就特别"心机"的把信放在书桌上,刚开始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让我意料之外的是我爸的行为和语言跟我想的简直天差地别,我想的是我爸知道自己误会我了,然后跟我道歉,哪怕说句"好了好了,自己不早点说,遭打了该遭"都行,可我爸的意思却是——我在为自己开脱,我在埋怨他,还在和他顶嘴,就因为这封信我又免不了一顿打。

二,你的话在我这儿没有了信任度。——别骗孩子。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我要写信,难道自己不知道结果吗?为什么不直接说呢?我知道我比谁都清楚,但我还是"自欺欺人"因为我爸以前打了我之后都会把我叫出去"聊天"他常说"你以为我想打你呀?你看看你自己做哩事,好气人嘛!我是讲道理的,你只要好好跟我说,我会平白无故打你嘛?"就是这句话,我深信不疑的认为只要我和我爸讲道理,他就会理解。可笑的是,每一次我跟他讲,得到的只有——我在顶嘴,为自己找理由。至于我为什么不直接说要用写信,对于一个我非常害怕的人并且这个人还是我爸在他面前只剩下"嗯,好的,下次不会了,我错了"别无它言。

这封信之后,他的这些话在我这里就是"放屁"我一个字都不会信。

三,我是犯了滔天大罪吗?

接下来这个故事,至今我都还在耿耿于怀,可能是我太小心眼了吧。

大概是在我五,六年级的时候,我家才从农村"钉子户"搬到城里,我和妈先把东西搬到城里的房子,爸呢在旧房子里收尾,我和妈到了新房子,她就先出去买菜做晚饭,我就是一个人在新房子里,手机铃声开的很小,爸打了两三个电话我都没有接到,但隔了一会我看到了好几个未接电话,知道心都提到嗓子眼儿的感觉吗?我立马打了个电话过去,迎来劈头盖面的痛骂,影响最深的一句话是"你给老子等到起,等哈我下来不把你手机打碎,,,,,"他挂了电话,我这边就立马给妈打过去求救,悲哀的是我妈离得较远,来的较慢。

在等我爸来的过程中我有一个可怕的想法——要不沿着窗户跳下去,但我还是没这个勇气。门打开的一瞬间,看见我爸就像看见恶鬼一样,"啪啪"两巴掌扇的我一嘴巴血,我把手机藏在沙发下,不管怎么严防死守还是被他"哐当"一声摔碎了,我只记得当时我在不停的抖,眼泪不停的掉可是就是不能出声,因为我知道一旦哭出声又少不了一顿打。

这些事情后,我现在养成了一个习惯——自己只要有一点没按规矩来,别人还没说什么,自己倒把自己吓死,芝麻大的事在我这儿比天还大,总觉得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这样很累,真的很累。

四,父亲令我害怕,恐惧?我不想回家了——我这是怎么了?

从小我爸他就喜欢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