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父亲节,早晨起来的时候,我收到了一条父亲节祝福微信,显眼的文字“父亲节快乐”就赤裸裸的摆在那里,让我无法忽视。发给我这条祝福微信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爸爸。

很多人都可能无法理解,我的爸爸为什么要给我发父亲节快乐,其实他是在提醒我,我应该给他发祝福。看到这里,也许会有人问我,为人子女不就应该孝顺父母吗?那么一条父亲节祝福短信都不爸爸发,简直太过分了。可是正如托尔斯泰说的那样,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一直认为我的爸爸就是我的“不幸”,所以父亲节快乐,这句简单的话语我也无人可讲。从我有记忆起,父亲这个角色的存在感就很弱,家里的经济来源一直都是妈妈。上幼儿园的时候,接送我上下学的不是妈妈就是我的外婆,爸爸从来没有接送过我。当我上了小学,学校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妈妈在处理,只是有一次,我把教室窗户的封条不小心弄坏了,老师让我叫爸爸来修好,我回家告诉爸爸第二天需要到学校修一下封条,他答应了,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在来学校之前和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一起喝酒,满身的酒气来到学校。当他踏进教室时,那股酒气全班同学都可以闻见。已经有些微醉的爸爸,和老师讲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在那一刻,我体会到了羞耻的感觉。我不敢再让爸爸出现在老师和同学的面前,即使现在已经过去许多年,那种感觉还依然萦绕在我心中。小学的时候,爸爸开了一个小工厂,但是收益不好,欠了很多钱,总有人来家里讨债,门都要被敲破了。那段时间,妈妈总会叮嘱我,回家的路上一定要小心,注意有没有人跟着我,除了妈妈来接我,谁接都不可以跟着走。那些讨债的仿佛不需要休息一样,持续不断的敲着我家的门,这也是后来我做什么都很谨小慎微的原因了。

即将小升初的时候,我去考了我家那边很好的三所学校之一,结果没有考上,就去上了比较好一点的学校,但是当时需要给学校交一些择校费,虽然费用不是很高,但是对于当时的我家,时很难拿出来的。其实这个时候,爸爸妈妈已经离婚了,协议上规定的是爸爸每个月给我和妈妈1800元的生活费,但是爸爸从没有给过我。所以妈妈觉得,爸爸应该也对择校费有所承担,就给爸爸打电话,说因为不向我被分配到很乱的学校,所以需要出择校费在这所比较好的学校学习。爸爸听后说:“我不会给的,她是什么料就去哪里,我不会给她花钱的。”(这是很久以后妈妈告诉我的,我听后依然很心痛)初中三年,爸爸从来没有联系过我,知道我中考以后,以十分优异的成绩考进了重点高中,爸爸才突然联系我,想和我重续父女情,我后来才明白,他是看到了希望。但那个时候的我,很渴望父亲的关爱,每当我看到别的小孩子和爸爸在一起快乐的样子,我的心都会抽疼一下,眼泪控制不住的流出来,所以我接受了爸爸突如其来的关心,但也仅仅是有联系而已。就这样以一种奇怪的方式保存着父女的羁绊。

当我上了大学,爸爸开始很频繁的联系我,但是每一次打电话都是告诉我让我不要忘记我姓什么,我身体里流着他的血,我应该要孝顺他,我不能忘本。我真的很想问他,是的,羔羊跪乳,乌鸦反哺,孝顺是应该的,可是前提是你有认真哺育过我吗?所以爸爸再给我发消息,我几乎不会回他了。他打电话,我也只是对待陌生人的态度。爸爸说我很冷酷,我不否认。也许会有人说,至少你的父亲给了你生命。但是生而不养,真的是对的吗?整整四年的大学时光,我觉得我的爸爸是我的噩梦一般。每次电话响起,我都很害怕是他的。还记的一年元宵节,他打电话给我,从我接起电话的那一刻,他对我就是不停的职责,说的话极其难听,挂掉电话以后,我趴在床上哭泣,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是肝肠寸断。我哭的心口抽疼,连气都无法喘匀,吸口气胸口就是钻心的疼,第二天起来眼睛肿的像桃子,哭出了法式双眼皮。我不敢告诉妈妈,也不敢告诉外公外婆,我怕他们担心。从那一刻起,我对爸爸仅存的那一丝亲情也没有了。大三的时候,爸爸给我打电话说要见我一面,我同意了,尽管那天我有着很重要的考试,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他是想带着我去看望病人,这个病人是现在和他一起生活的女人的亲属。我只能在心里嗤笑,无可奈何。

现在我工作了,却不敢告诉任何人我在哪个城市,我只怕有一丝蛛丝马迹他也能寻来,哭着喊着我是不孝女。我怨过,恨过,无力过,有时我会觉得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别人都能够有温暖的家庭,而我却没有。可是慢慢的,我不再怨恨了,人生本就是这样,没有一个人得人生是完美无缺的。我不是没有人爱我,我有很多人爱着我,我的妈妈,我的外公外婆,我的朋友,我喜欢的人。我很幸运,至少我平安健康的长大。我只不过是比别人少个爸爸而已,无论他想说什么,他说就是了,他想要钱,我有能力还是会给他的,只是不会主动和他讲话。有时候我们只是不小心钻进了死胡同,其实后退一步,转个身,不就又有路可走了吗?不论是感情还是人生的每一个阶段,我都会告诉我自己,何必呢。

今天是父亲节,我收到了来自爸爸的父亲节祝福,希望那些有着父亲关爱的人们,可以给自己的爸爸发一条父亲节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