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大半夜一个人躺在被窝里看《奇葩大会》,于是越看越精神,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凌晨三点。节目里的每个人都能带来不同有意义的能量,脑洞或者是笑点。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臧鸿飞了,留着一头看似好久没洗的长发还有山羊胡。一般这种反常人的打扮要么是乞丐要么就是搞艺术的,当然他是后者。经他坦言,得知人到中年的摇滚大叔果然在现实生活中被误认为过乞丐,也曾被邻里街坊指指点点过,但是艺术家都有一颗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心气儿。

他说他不世故不世俗,经过他的演讲来判断他确实是的。我感觉到他的整个演讲辩论都是紧张的,好像语言组织的也不够好,他说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说了这么多话,一张严肃认真的脸上写满了好多想要表达自己与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话。正值不惑之年的他可能确实需要表达自己的观点。他认为摇滚需要愤怒,这是一个时代赋予他的理解。

可是下面又看到一个玩摇滚的姑娘,她由于年纪尚小认为现在的摇滚不需要愤怒,而是在能以谋生的前提下又能自得其乐玩的开心。对于外行人来说的我觉得都很有道理,不过前者更显偏执。

大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倔强,曾经很多次被某狗评价说我钻牛角尖,爱较真,我也确实意识到了我是有一定的偏执。有时候跟朋友会因为一个话题各执己见,即使弄得大家都不开心,我也会搜集各种偏向我意见的答案来证明我是对的,并试图让对方心服口服的认可我的观点。即使为了同一个没有输赢结果的观点,我还会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只要想到有关它的论据还会加以补充。然而这种固执不仅伤了彼此感情,也会使我变得不那么可爱。可爱的人应该都是感性的,有趣的。

海明威说“偏执是件古怪的东西,偏执的人必然绝对相信自己是正确的,而克制自己,保持正确思想,正是最能助长这种自以为正确和正直的看法”。

让我看完几期节目导致失眠的原因不仅因为偏执影响到朋友之间的友谊,还有觉得自己读书少,没见过世面。大半夜突然渴望看些有营养的书,一种焦虑感若隐若现。可是我陆陆续续收藏了好多书单以及老师要求让看的必读书目都让我搁置了,甚至开学以来都没有去过图书馆,每次都在为自己的一再懒惰找借口。突然负能量爆棚……

“不要在黑夜里做任何决定,一定记得在太阳重新升起的时候再说。”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话,是在一本忘记名字了的书里。大概年少轻狂时黑夜里的情绪是用来彰显个性的,也是容易产生负能量的时间段。但黑夜也是最容易产生头脑风暴的时间段,就像许多艺术家的创作都是在深夜完成的。这么说,以后夜里或者任何时候,想画画、想读书、想做一切有意义的事情时,千万不能拦着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