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照镜子,我有一头自然卷的浓密的黑发,一双丹凤眼,不大,但是眼珠子很黑亮,我皮肤不白个子不高,嘴唇有点厚,圆嘟嘟的,人中不明显,只有鼻子小巧挺直符合标准的审美。可是我爱美啊,我会把紫色的发卡别在鬓角,穿一层一层纱的公主裙,偷偷用妈妈的化妆品,喜欢拍照。妈妈说,我们家小公主真漂亮。我很高兴,我妈妈说,头发那么多是福气,自然卷像外国人,丹凤眼又很特别,厚嘴唇嘟嘟嘴特别可爱。我一直深信不疑,我觉得自己很特别,很美丽。我喜欢唱歌,我觉得自己很神气。  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迷上了游泳,夏天的阳光把泳池照得波光粼粼,也日复一日把我的皮肤晒得黝黑黝黑,妈妈说,多好看,这叫黑里俏。我信,我觉得自己很洋气,同学们笑我黑,我说这叫做黑牡丹,他们还真的给我取了个“黑牡丹”的绰号,甚至还开始叫我“黑妹牙膏”。这段日子是不太高兴的,就好像天空里的雾霾,我原本以为的有特点的阳光的审美被彻底打败,大家都喜欢白雪公主,没人爱慕黑妹牙膏,我的自信在那个时候减弱了一些。但是我依然坚信,自己是好看的,皮肤黑也可以很好看。

再接下来的青春期,经历了大家喜欢黑长直的头发,欧式双眼皮的眼睛,薄薄小小的嘴唇,消瘦的身材,当然,洁白如雪的肌肤。我依然自然卷,圆嘟嘟的嘴,丹凤眼,矮个子且不属于瘦,可我还是爱美也爱被称赞美。我也暗恋男孩子,渴望有纯纯的初恋,外表对我的自信影响力似乎增加了,心里有委屈,也有渴望变成大家眼中的美丽的女孩。可还好,我爱读书,喜欢各种生命中有趣的事,成绩不错,英语总是第一,渐渐地老师的肯定,好朋友的鼓励,让我渐渐释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好看啊。

后来上班了世界更广阔,我健身,仍然晒太阳,我的丹凤眼成了国际范的美,在我自信地凝视的目光中,男孩开始赞扬我的眼眸有魅力,虽然眼睛不大但是很有神,笑起来像一座桥很迷人。我参加各种演讲各种活动,我跑步,她们说小麦肤色真好看。我参加一次美学的课程,旁座的美丽姑娘们惊呼,哇,你的嘴巴好像石原里美,对就是那个日本国民老婆十元,她们说你的嘴巴好特别很可爱又带点性感。

年龄越大,我昂首挺胸走在路上,依然自然卷的头发扎成丸子在头顶,我曾经被嘲笑的五官皮肤都在慢慢地受到好评,但这都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我们本来就是美的,每一个姑娘,每一个认为自己有缺陷的甚至想整容的姑娘你身上至少有一个以上很多人艳羡的优点,大自然的美在于包容性,我们的美在于与众不同。

女孩子们,你们本来就长得很好看,请多做自己想做的事,多读自己想看的书,闯荡这个世界,自信让我们光芒万丈,我们有力量成就更多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