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0号,在我们学校的大牧场,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有期待,那是我学生生涯二十几年来第一次那么的按捺不住的激动,但在微信上我还是用平静的语气说,我和舍友要去弹吉他,你要不要过来,他说,好!我是那么的雀跃。他看着我弹,我便问他你要不要试一试,他接过我的吉他说他从来没弹过,我高兴地说那我收你做徒弟,你喊我师父我就教你呗,”师父!"我们学校的大牧场是没有灯的,只能借着路灯微弱的灯光,那阴影与光线映射在他身上,倒是显得格外的立体与晃目……

2019年1月15号,经过好久的纠结,还有他的专注,我答应和他一起出去社会实践,这是我第一次我答应男生外出的邀请,而且就只有我们俩个。我知道在地铁上他偷偷地看了我好多眼,然后夸了我三次好看;我知道在地铁里他一直悄悄用手臂护在我身后,怕我被撞到;知道在搭乘那“死亡三号线”的时候他已经紧紧抓住我的肩膀,怕下一次的人流直接将我挤出门口。然而却在出了地铁站口后懊恼的不断说抱歉,不应该让我搭乘这么拥挤的地铁,我虽然表面矜持说着没事,但内心却好想告诉他,你怎么这么可爱呀!完成社会实践后,我知道他似乎鼓起很大的勇气问我要不要一起去逛一逛,一路上,他似乎总低着头,但他也一直在找话题想跟我聊到一起,有一段路他没怎么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多次想开口却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呢,但我没有戳穿他,因为我觉得即使有些话双方都知道,但由那个人说出来连意义都会变得不一样,而且一个男生连告白的勇气都没有,那我怎么能愿意去相信他以后说的承诺的?走上天桥,他突然走到我面前,坚定的抬着头说着每一对情侣表白说的话,老实说他说的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但那种全身像是被定住,酥酥麻麻,春风入耳的感觉现在想起来都难以忘怀,这次是换我不敢看他的眼睛,炽烈坚定却又像是装满了全世界的温柔,他说他可以给我时间不用着急回应他,我说我是个很容易没有有安全感的人,他就紧紧搂着我的肩膀;我说我可能微信可能不会立刻秒回你,他就说我会等你或者再继续发信息找你……回去的地铁上,他悄悄隔着栏杆将我圈在他怀里。我总会想起那个瞬间,即便再汹涌的人潮,身边因为有你的守护,我便也开始肆无忌惮了。

2019年1月16日晚,我答应了他,他却久久没回复我,我开始担心害怕他会不会是反悔了,会不会其实根本就是在耍我;我等不及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准备问他,他却给我发来了一大段足够让我安心的话,我却最注意的是他说,你答应我的那一瞬间我哭了——我到现在也不能形容我当时的心情,五味杂陈吧,甚至是有一点点的超负荷,因为在我的意识中,只有当一个人足够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才愿意为她或者他真心流下眼泪的,现在这么想来或许是因为怕承受不住他的那份感情吧。

当时的喜悦大大的掩盖了我的一些小心思,于当时的我而言,爱情就像那明明都还没发酵足过的酒酿,散发着看似醇厚的浓香让人浑然不知的愿意沉溺其中,却忽略了若要酿出美酒,即使些许的杂质,都可以慢慢侵蚀那份美好,只需一点不大的激荡便能毫不留情地摧毁了!其实哪里会有那么多的一见钟情,更多的是两人相互磨合,相互体谅去维持守护珍惜着这份来之不易的缘分。人们总说,喜欢一个人本来就难,若要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同样喜欢你那便是难上加难;我在想如果当初我们给彼此更多的的时间去先深入了解,如果我坚定些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如果不是一味凭着情感冲动去做决定,如果我们好好的先从一个朋友做起,会不会还能继续走下去,相伴彼此呢,至少分开也不会那么的狼狈和尴尬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我们都是彼此的初恋,我们更加精细的花时间为对方在每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准备着满载自己慢慢心意的礼物,只是慢慢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早安跟晚安我都不再回应,频频拒绝与他外出单独相处,甚至偷偷换下本来与他的情侣头像,最后连微信都懒得回复,甚至我还琢磨着不如找个时间——分手吧!或许是我的骄纵,是他长久习惯性的隐忍忍让,甚至陪着我不官宣,不让别人知道;或许是我拒绝了他第一次的亲吻,逃避他的十指相扣;或许是从一开始我根本就不足够喜欢他,认为自己承受不住他那份太过坚定的感情,觉得自己难以应付他那份执着地喜欢。在很平凡的一天,我用着最普通法的方式跟他提出分手,他用着我听到过最轻最轻的声音问我怎么了,然后就不再说话了,我知道他在手机那头哭了,捂着偷偷哭,我很害怕害怕自己心软,因为当时我觉得自己跟他在这么一个关系中压力太大,喘不过气了,不想再这么下去,我觉得放手对我们而言都是解脱,至少他也不用在听我的冷言冷语,后来他打的每个电话我都直接挂了,不敢接不想听,我最后只在微信上撂下一句,以后都别联系了——

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可以这么狠心,我也记得朋友只对我说,你肯定会后悔的!因为有时候真的告别的过程很重要,虽然无论什么方式都达到了你要的结果。我相信自己不会,至少短期内……

时间的力量仿佛水一般,柔和却漫长,磨去了棱角,洗去了杂质,最终呈现出意想不到的结果,冲淡着这一切的,时而也会跟朋友打听他的消息,知道他逐渐越来越放得下,能够逐渐找回自己原来的生活,我是由衷地欣慰为他感到高兴,因为对他来说,我所带给他的回忆并不那么美好,甚至不值得回忆,他其实真的很好只不过我不适合他罢了;但对于我而言,我一直以来对他都是有很深的歉意,其实在这我也是希望自己能够学会放下,我承认我是后悔的,后悔没有好好的跟他道别,没有站在他的立场上去思量一些问题;后悔为什么连自己都不确定能不能接受他的喜欢,却冲动的答应他;后悔为什么要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有为对方留下一些好的回忆呢?

长大总是要付出一些的代价,但是我们所付出那些代价定是当时所不屑,而现如今却弥足珍贵的东西!人们总喜欢或习惯性地说着明天;以后;下次;等等,这一些拖延,不负责的话,殊不知有些东西是真的不能够“下次再说"的,我们要学会放下,更重要的是要学会珍惜跟把握;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本来就很珍贵,更何况是懂你且愿意爱你的人,所以请牢牢抓住身边人吧,因为或许你这次错过的人,可能会是你这辈子再也遇不到的这么好的人!